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報告爹地:媽咪要爬牆
報告爹地:媽咪要爬牆 連載中

報告爹地:媽咪要爬牆

來源:google 作者:顧涼夜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二寶 武俠修真 顧涼夜

「叔叔,你就是拋妻棄子的世紀渣男?」顧涼夜做夢也沒想到有朝一日,他會被自己親娃扣上一頂渣男的帽子可當她的婚訊傳來,他瞬間陰了臉,小妖精躲了他六年,竟還敢和別的男人結婚!———一次意外,她收穫兩寶,可這兩個萌娃,聰明的有些過分!她被迫商業聯姻,婚禮之上,孩兒他爹竟冒出來搶婚,自此,她的生活就永無安寧兩小隻:「媽咪,這是我們為你聘來的爹地,請笑納!」她:「你們怎麼就不偏不倚...展開

《報告爹地:媽咪要爬牆》章節試讀:

  目光落在她精緻又小巧白皙的鼻子上,他的語調微冷,「你就這麼恨嫁?」

  聞言,她抬起雙眸,目光微閃,「咱們能不能換個姿勢說話,顧先生?」

  殊不知,若是在外人看來,這樣的姿勢妥妥是兩人在一起擁吻的模樣。

  「這個姿勢怎麼了?」

  他溫熱的氣息噴洒在她臉上,兩張面孔的距離不過咫尺。

  「我記得當初我有告訴過你,招惹我的後果,自負。」

  顧涼夜望着被自己逼到幾近要貼上車窗的小女人,狹長的眸子興味更濃。

  不動聲色的抿了抿嘴角,夜書淺儘力將自己往後靠,貼近車窗。

  「抱歉,人到中年,記性不好。」

  顧涼夜揚了揚眉頭,驀得俯身,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只剩咫尺!

  「那,要不要我替你回憶一下?」

  凜冽的男香味順勢將她包裹,夜書淺只覺得臉頰兩側燙的厲害。

  「你今天來做什麼?我的一出好戲,差點被你攪黃了。」

  「你這是在怪我多此一舉?」

  「……難得你有這份自知之明,朵朵和昊然還在等我,我要回去了。」

  她說著抬手想要推開他,卻一把被顧涼夜攥住,緊接着,倏地擁入懷中。

  此時,兩個偷偷跟出來的小傢伙驚訝的看着車內,不約而同的捂住了嘴。

  「哥哥,媽咪是不是被欺負了?」夜朵朵看着現在的場面,有些着急的拽了拽他的衣服。

  「不急,我們再看看。」

  夜昊然握住她柔軟的小手安慰道。

  「你瘋了?」

  夜書淺不敢置信的低吼着,這要是被人看見,還不知道傳成什麼樣!

  顧涼夜將她緊緊的圈在懷裡,稜角分明的臉龐抵在她的肩膀上。

  呼吸之間儘是她身上的香氣。

  「你覺得呢?」

  他不答反問,眼角的弧度難以捉摸。

  六年前他翻天覆地的尋找她的身影,卻沒有一絲消息,他整整沉寂了一個月。

  他還以為她永遠消失了,直到這次出現。

  聽聞他的話,夜書淺有些不自在,掙扎了幾番沒有作用之後,也就放棄了,任由他抱着。

  「如果今天你敢嫁給別人,我一定會讓那個人生不如死。」

  嗓音不輕不重,卻帶着不遮不掩的危險。

  「那真是可惜了,我沒能看到這一幕,不知道未來還有沒有機會。」

  夜書淺挑了挑眉,調侃着說道。

  顧涼夜不動聲色的深吸了口氣,彷彿要把她所有的氣味都吸入鼻間。

  「顧涼夜,六年前,只是一個意外,你別太放在心上了。」

  她淡淡出聲,迎上了那雙眸,一字一句頓道。

  聞言,顧涼夜鬆開她,一把摟住她纖細的腰肢,兩人面面相視。

  他一點一點逼近她的面龐,將她再度逼至副駕駛的一角。

  溫熱的氣息迎面而來,「是么?夜書淺,那你瞞着我生了我的孩子,這筆賬,怎麼算?」

  如此曖昧的場景已經讓夜書淺聽不進什麼言語,她的耳根逐漸滾燙起來。

  似是察覺到她的變化,顧涼夜手上忽的用力,她便不受控制的貼上了他結實的胸膛。

  夜書淺不由得睜大了雙眸,面頰也緩緩泛起紅暈。

  本就狹小的空間因為他的動作更加曖昧,她眨了眨雙眼,努力將自己的臉移開,嘴角強自勾起一抹弧度。

  「你——」

  她話還沒說完,那張帥絕人寰的面孔便猛的在眼前放大,嚇得她倏地停下。

  看着近在眼前的唇瓣,夜書淺的臉頰已經堪比熟蝦。

  「夜書淺,從我再度遇見你開始,你就再無安生之日。」

  他湊到她耳邊,吐着暖氣一字一句的說道。

  聞言,夜書淺腦子裡轟的一聲。

  忽然想起孩子,她垂眸看了眼手錶,想要岔開話題。

  「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話要和朵朵和昊然說,我們的事,日後再談。」

  聞言,顧涼夜倏地鬆開她,低聲道,「在這兒待着別動。」

  話落,他打開車門直接下去,餘光末梢處,躲在小角落裡偷偷摸摸的兩個小傢伙映入了演練。

  顧涼夜順勢走過去,看到他,夜昊然只好牽着妹妹從角落裡走出來。

  「看夠了?」

  他蹲下身子平視着這個昨天黑掉他他手機的小男孩。

  夜昊然小臉微紅,想要道謝可又拉不下來臉,只好故作老成道,「今天做的不錯,還勉強有點男人的擔當。」

  他抬頭盯着那張與自己極盡相似的面龐,後者卻勾了勾唇角,揚起一抹玩味的笑。

  「走吧,你們的媽咪有話要和你們說。」

  上車以後,兩個小娃娃安靜的坐在後面,一言不發。

  夜書淺淡淡的開口,「為什麼總是擅作主張?」

  聞言,夜朵朵扯了扯哥哥的袖子,咬着**的小嘴唇,有些不知所措。

  「媽咪,我們錯了。」

  兩小隻正襟危坐,極其有氣勢的異口同聲的喊道。

  「媽咪的計劃你們不都知道,為什麼還要節外生枝?」

  夜書淺萬分無奈,現在可好,就因為他們的自作主張導致她現在沒辦法擺脫身邊的男人。

  「我是節外生枝?」

  顧涼夜話音輕揚,質問的話語卻暗藏幾分威脅。

《報告爹地:媽咪要爬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