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 連載中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

來源:外網 作者:齊等閑玉小龍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齊等閑玉小龍

齊等閑本一介閑人,鎮一方監獄,囚萬千梟雄。 直到已肩扛兩星的未婚妻輕描淡寫撕毀了當年的一紙婚約,他才知道…… 這世界,將因他走出這一隅之地而翩翩起舞。展開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章節試讀:

「我靠,你別亂來啊,這顆可是真的,不是玩具!」 齊等閑對着徐傲雪道,看她似乎有種同歸於盡的想法,也不由急眼了。 徐傲雪手裡捏着手雷,滿臉獰笑,道:「你氣我啊,你接着氣我啊,看我拉不拉着你一塊兒死就完事了!」 齊等閑咳嗽了一聲,說道:「有話好好說,犯不着拿着手雷在這兒玩,當心真的見閻王。」 徐傲雪冷笑道:「給老子跪下,然後認錯道歉,說你再也不敢氣我了,而且永遠當我徐傲雪的狗腿子!」 齊等閑惱火道:「你還反了天了你?!」 徐傲雪道:「我的手可快要按不住這彈片了,你自己考慮吧!」 齊等閑黑着臉道:「你要是現在來跟我搖尾乞憐,我可以考慮原諒你對我的不敬,不然的話,後果自負!」 「你還敢裝逼?我炸死你!」徐傲雪揚起手。 齊等閑卻是忽然一個巴掌拍到她的手上,手雷被拍飛了,彈片也跟着飛了起來。 徐傲雪直接傻了,一聲尖叫,捂着腦袋就要趴下去。 . 結果,她的身體卻是被齊等閑從後面一推,騰雲駕霧一樣飛了起來,噗通一下摔到了柔軟的大床上。 然後,徐傲雪就聽到那落地的手雷傳來了詭異的音樂聲…… 一轉頭,就看到齊等閑不知道什麼時候掏出大墨鏡戴上了,一臉的欠揍模樣在耍寶。 「啊啊啊啊啊,姓齊的,你敢耍我,我跟你拼了!」徐傲雪知道自己又被這個賤貨給耍了一道,不由氣得臉色漲紅,起身就準備撲殺。 結果嘛,自然是她被齊等閑給反撲了,按在床上一頓收拾。 「錯了沒有?」齊等閑問着。 「啪!啪!啪!」 「沒錯!」徐傲雪咬牙。 齊等閑一聲冷笑,又是啪啪啪三聲,然後問道:「錯了嗎?!」 徐傲雪終於忍受不住了,嗚咽道:「錯了,錯了啊!混賬,你別打了,下手很重啊!」 她整個人像鴕鳥一樣被按在床上,齊等閑的手就掐在她的後頸處,迫使她將臀部高高撅起,剛剛一個個巴掌抽上去,打得一陣脆響。 齊等閑這幾巴掌下手不輕,給徐傲雪的眼淚水都打出來了。 齊等閑聽她認錯,便將她給放開了,笑吟吟地道:「你看,你最好還是不要跟我斗,因為,你是鬥不過我嘀!」 徐傲雪羞憤欲死,沒想到這王八蛋這麼屑,更沒想到,剛剛那顆手雷居然也是假的。 「你這人太沒品了,我詛咒你遲早出門被泥頭車給撞死!」徐傲雪起身,痛得連抽着涼氣,伸手擦了擦眼淚。 齊等閑的臉上卻全部都是笑意,他就是喜歡這種拿捏徐傲雪的感覺,給她吃得死死的,讓她看到反抗的希望之後又生生給她掐滅。 齊等閑說道:「我還以為你真的不怕死呢,原來,還是很害怕的嘛!」 徐傲雪臉色發黑,冷冷道:「誰要跟你這種人一塊兒死?跟你同歸於盡了,那對於我來說,便是一種天大的侮辱!」 齊等閑抬手看了看時間,說道:「廢話少說,你到底還要不要去趕飛機了?」 徐傲雪咬牙道:「要不是你這個混蛋東西,我現在都應該到機場了吧?!」 齊等閑也不跟徐傲雪過多廢話,跟她離開酒店,前往機場,全程充當她的保鏢。 現在想要她這條命的人着實不少,齊等閑理所當然要保護自己的老情人。 「我已經聯繫了雷家,一會兒他們的人會過來。」齊等閑對着徐傲雪道。 「有雷家的人站出來說話,謝天玉和季家也就算不得什麼了。」徐傲雪神色淡定地說道,不過,屁股卻還是火辣辣的疼,導致她坐在椅子上的姿態都有些彆扭。 她轉頭看向齊等閑,道:「不過,我倒是有個問題,你昨天說想要綁架季楷這事兒,是真的?」 齊等閑道:「為什麼不呢,反正我都要變成恐怖分子了!而且,他昨天想喊人砍死我,這個虧,我可不吃。」 徐傲雪一陣腹誹,吃虧?他媽的,明明是季楷和謝天玉兩人被這廝用假手雷給嚇得半死好吧! 最後搞得香山總警霍多都出面了,結果人霍多帶着這麼多人全副武裝過來,卻發現手雷是假貨…… 這事兒,說出去都搞笑。 徐傲雪也懶得再管齊等閑這廝了,她已經得到消息,帝都那邊準備給齊等閑定性為恐怖分子,畢竟,羅斯柴爾德家族都親自過來交涉了。 他這一被定性,那就是全世界所有文明國家的公敵。 但這與她徐傲雪沒什麼關係,她那個時候已經回到南洋了,可不會主動跟齊等閑有什麼聯繫。 別說是她了,哪怕是陳家恐怕都不願意承認跟齊等閑之間有什麼關係了的。 想到這裡,徐傲雪竟然覺得自己有些擔心這貨被人用導彈給轟死了…… 這讓她內心當中避免有些自嘲,然後自我安慰,這只不過是自己想要親手復仇,所以不想看到他死在別人的手裡罷了。 兩人剛剛到達機場,就看到了許長歌和許憶筎。 「咦,許憶筎,還有許叔,你們怎麼會在這裡?」齊等閑不由好奇地問道。 「我們來送送米莉森小姐!」許長歌笑了笑,說道。 他跟徐傲雪有些生意上的合作,關係還算密切,理所當然要來送行。 徐傲雪笑了笑,說道:「許總你有心了,其實不用這麼刻意的,而且,我也是還會回到香山來的!」 許憶筎看到齊等閑之後,立馬跑上來道:「哇,小胖子你好沒良心,都不主動聯繫我的!」 齊等閑道:「最近太忙了,等我閑下來了,請你吃飯、飲茶啊!」 一行四人往機場內走去。 正走着,就看到了昨天才照面的季楷和謝天玉兩人。 謝天玉滿臉陰陽怪氣地看着徐傲雪,用着同樣陰陽怪氣的口氣說道:「不會吧,不會吧,不會真的有人以為得罪了季家,還能平安無事從香山離開吧?」 許長歌看到謝天玉身旁的季楷,不由抽了口涼氣,然後看向徐傲雪和齊等閑兩人。 「你們,得罪了季家的人?」許長歌低聲問道。 季家,那可是整個香山最有錢的大家族了! 許憶筎的臉色也是不由一沉,季家在香山的威名,那是着實不小的,是正兒八經的頂尖本土豪族! 顯然,季楷和謝天玉在昨天被齊等閑羞辱了一把之後,都不太甘心,是真的不準備讓徐傲雪離開香山了。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