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護花狂龍
護花狂龍 連載中

護花狂龍

來源:google 作者:姜梨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姜梨 舒雪薇

轉世炎帝,攜手九尾天狐,收集上古神器,重走一遭通天之路...展開

《護花狂龍》章節試讀:

  第十四章荒田到手

  姜月率先離開,姜梨在家等了好一會兒,黑娃這才姍姍來遲。

  看了一下姜梨家新添置的傢具,黑娃打心裏一陣羨慕。

  倒不是說這村裡人買不起冰箱電腦之類的東西,都節儉慣了,很少有人在這上花錢,單論電器一類的東西,姜梨頂數頭一份。

  姜梨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說:「兄弟,這才哪到哪?等事情辦成了,咱們要什麼就有什麼」。

  雖然黑娃不大看好姜梨所說的事情,但從心裏還是很認可他這個人的。

  說著話二人出了屋,姜梨把門鎖上和黑娃前往前街。

  在村子的最南面有一處孤立的建築,大約三百平左右,那裡就是村委會。

  在農村的村委會,並不是一個村子一個,而是包含了四五個屯子。

  大窪村委會旗下共有四個村子或者說是屯子,其中包括:大窪村、小窪村、上三里、靠山屯。

  因為小窪村距離四方鎮最近,為了工作方便,所以村委會就建在了這裡。

  村委會書記名叫李剛,今年五十二歲,平時工作很忙,所以大部分的事情都由村長代理。

  村長名叫許彥林,今年四十七歲,小窪村人。

  兩人來到村委會,站在村長辦公室的門口,敲了敲門,裏面傳來一聲沉穩的聲音。

  「進來吧!」

  兩個人推門而入,一眼就看見了老村長許彥林。

  許彥林不高,也就一米七左右,身材偏瘦弱,但精神很好,一雙眼睛錚明瓦亮。

  小老頭一抬頭看清了來的二人,對姜梨倒是沒什麼特殊表情,但是看見黑娃後不由得眉頭一皺,顯然對他早有怨念。

  黑娃不好意思地低着頭,自己這幾年沒少幹些打架鬥毆的事兒,以至於在村長這裡的形象很是不好。

  姜梨且不管他,直接走到近前掏出煙遞給村長,恭恭敬敬地叫了一聲叔叔。

  許彥林這才仔細端詳了一下姜梨,思索了好一陣子也沒認出他是誰,但看他舉止斯文,心裏倒是有了幾分好感。

  伸手接過煙,向前探了一下身子。

  姜梨趕緊掏出打火機給他點上,然後站在一旁束手等着。

  老村長吐出一口煙霧,伸手點了兩下示意姜梨坐下說話,卻是沒有去管黑娃。

  黑娃此時很是尷尬,站在一邊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你是誰家的?咋沒見過」。

  姜梨趕緊說:「叔你忘了吧?我爹叫姜建國,我叫姜梨」。

  「哦!是你小子啊!想起來了」。

  許彥林恍然大悟,對姜梨可能沒什麼印象,但對姜建國可不陌生。

  當年的姜建國可謂是紅極一時,只可惜後來家道中落,實在令人惋惜。

  那時候兩家還算交好,許彥林對姜梨也還不錯。

  現在再見當年的姜梨,饒是村長的見多識廣也難免有些唏噓嘆惋。

  「小梨啊!什麼時候回來的?」

  「前兩天,這不家裡有事兒耽擱了,要不在就來看望叔叔了」。

  「嗨!我這有什麼可看的?你這次來……」

  姜梨一看正題來了,趕緊站起來說:「叔兒,是這樣的……

  我這次回來就不打算走了,但是也沒個謀生的營生,所以我想包一塊地自己種,也算是有個出路」。

  村長一聽這話犯了難,按說姜梨作為自己晚輩,求到門上了沒理由不幫襯一把,但是,這事兒實在是不好辦啊!

  現在正值七月夏季,田裡的莊稼都已經半米高了,哪裡還有空地?

  姜梨察言觀色,頓時明白了村長的意思。

  這事兒不用他說,自己也都明白。

  「叔,你也不用犯難,我已經看中了一塊地,這次來就是想讓你幫着批一下」。

  「哦?是哪?」

  村長也犯糊塗了,心說根本沒有這種地方吧?難道是自己記錯了「。

  姜梨不急不緩,抽了口煙跟他解釋說:「叔叔,我聽說後山那塊荒田一直沒人種吧?我就要那塊」。

  村長一聽說是後山那塊地,眉頭不由得一皺。

  那裡的情況自己再清楚不過,要是真能搞出什麼名堂,還能輪的到他姜梨?

  正是因為那裡毫無價值,所以村長此刻才犯了難。

  不答應姜梨吧!人家已經說道這個份上了。

  答應他吧!這明顯是坑人家孩子啊!

  想到這,村長搖了搖腦袋說:「大侄兒啊!要是被人跟我說這話我鐵定就答應了,但是你的話,我並不准備答應你。

  至於原因你可也能知道,那裡是塊廢田,根本就不可能用來種植莊稼,就算干別的也不是很理想。

  所以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以後有機會我在幫你張羅」。

  拒絕了姜梨,村長感覺如釋負重,雖然村上現在資金緊缺,但也還不至於為此坑了一個孩子。

  姜梨心裏很是感動,村長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伸手把煙頭掐死,姜梨繼續說:「叔,這事兒我要先謝謝您的提醒了,但我還是想要那塊地,希望你能成全」。

  村長很意外,心裏也有幾分薄怒,心說你這孩子有點不識好歹啊!換做別人我連說都懶得說,你丫的竟然還不聽好人言。

  想到此處,村長也不廢話,既然你執意如此,我又有什麼還說的?

  「確定想好了?一旦簽了合同也就沒有後悔葯了」。

  姜梨堅定地點了點頭,巴不得沒有後悔葯呢。

  「唉!年輕人啊!」

  許彥林恨鐵不成鋼地嘆了一句,然後拉開抽屜在裏面悉悉索索地翻了半天。

  終於找到了那份合同,許彥林戴上老花鏡,取出圓珠筆,把合同遞到姜梨面前。

  「這就是那塊荒田的承包合同,面積六百畝,產權二十年,共計十二萬軟妹幣,你看看吧!」

  姜梨接過合同看了看,確定並沒有什麼異議。

  十二萬看上去很多,但那是建立在荒田毫無價值的基礎上,若是放在別處,想要這個價格拿下簡直是天方夜譚。

  姜梨也不矯情,很痛快地應了下來,在身上的背包里拿出軟妹幣。

  因為摸不準價格,所以這次他把全部身家都帶來了,一共是十五萬,也是他這些年所有的積蓄了。

  簽完了合同交完了錢,村長看着擺在桌子上的軟妹幣,心裏略有一絲負罪感,有點後悔答應姜梨了。

  姜梨倒是沒想太多,心思全都放在來對荒田的改造計划上了。

  跟村長別過,黑娃說有事兒就先走了。

  時間還早,姜梨也沒什麼事兒就沒有選擇回家,而是直接前往了荒田。

  

《護花狂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