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劍道
劍道 連載中

劍道

來源:外網 作者:蘇奕文靈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蘇奕文靈昭

我是萬古人間一劍修,諸天之上第一仙。展開

《劍道》章節試讀:

當和蘇奕那深邃的眸子對上,晉元禪師眼皮一跳,心中微震。 「和尚,以你的身份,卻在暗中用『窺靈之術』來感應我的氣息,不覺得下作?」 蘇奕淡然開口。 在座大人物皆一怔。 所謂窺靈之術,就是一種神魂秘法,能夠在無聲息之間,甄別出一個修士身上的異常氣息。 對方是人是妖,是奪舍者還是身上藏有其他異類氣息,皆能夠被窺破。 像大夏那些頂級道統,皆掌握着類似的秘法,用以甄別修士的身份,避免被心存不軌的奪舍者混入宗門內。 只是誰也沒想到,晉元禪師這等存在,會在暗中用這種秘法來感應蘇奕的氣息,並且還被蘇奕識破了。 這就有些犯忌諱了。 就見晉元禪師神色平靜道:「小友莫怪,在你出現時,貧僧就察覺到一絲古怪的氣息,貧僧擔心小友被妖邪之輩附體而不自知,於是便出手一試,不曾想,卻讓小友誤會了。」 「若有得罪之處,還望海涵。」 說著,晉元禪師雙手合十,朝蘇奕稽首致歉。 一絲古怪的氣息!? 在座大人物神色各異,以晉元禪師的身份和地位,當不會在這等事情上撒謊。 而這是否意味着,這蘇奕的來歷有問題? 蘇奕眸子深處有冷芒一閃,唇泛譏誚,道:「明着道歉,實則直接給我扣一個異端的帽子,讓世人懷疑我蘇某人來歷有問題,和尚……你這用心很毒啊。」 晉元禪師輕嘆搖頭道:「小友想多了。」 「是嗎。」 蘇奕拿起酒杯一飲而盡,道,「這筆賬,我先給你記下,等接下來找個機會,我定讓你見識見識,何謂真正的佛修。」 晉元禪師眉頭微皺,再不言語。 在座其他大人物則都詫異不已。 不管怎麼說,晉元禪師也是一方頂級勢力的掌教,一位名震天下的化靈境存在。 可面對他時,蘇奕這樣一個元府境少年,卻渾不見一絲忌憚和敬畏,反倒顯得更強勢! 雷氏族長雷遠渡禁不住道:「小友,這明顯是一場誤會,你又何必去沖犯晉元禪師?」 「與你何干?」 蘇奕吐出嘴裏的瓜子皮,眼皮都沒抬起,一副懶得理會的模樣。 「你……」 雷遠渡又碰了一鼻子灰,再好的脾氣,也不由慍怒。 就在此時,遠處忽地響起一道蒼茫雄渾的鐘聲。 鐺――! 鐘聲響徹天地,回蕩在整個蘭台場內,將那原本嘈雜的聲音壓住。 氣氛也隨之變得莊重寂靜起來。 唰! 這一刻,整個蘭台場內所有的目光都下意識看向遠處。 就見一眾皇室大人物,如眾星拱月般擁簇着一道身影,朝中央玉台上行去。 那人頭戴峨冠,身着玄色長袍,雙手負背,龍行虎步,瘦削的身影宛如一座孤峭山峰,有接天蓋地,氣吞山河之勢。 每個看到他的修士,皆彷彿看到一尊巡弋人間的君王,那如海般的威嚴,令不知多少人心中一顫。 就是中央玉台上那些大人物們,也都心中一凜,紛紛起身。 這一切,無形中襯托得玄袍中年身份極是不凡。 根本不用想,任誰都知道,他便是當今夏皇,一位執掌滔天權柄的君王,所掌握的力量,足以讓那些頂級大勢力都為之忌憚! 「翁九的主人……原來是當今夏皇!?」 當遠遠地看到那玄袍男子,元恆眸子猛地瞪大。 他早推斷出,翁九主人的身份絕不簡單,極可能是皇室中的某位大人物。 可卻沒想到,對方竟會是這大夏的主宰! 這讓元恆都有一種做夢的感覺,那在前些天頻頻上門虛心向主人請教問題的傢伙,竟是一國之君? 這感覺……還真是奇妙! 月詩蟬也怔了一下,眼神異樣,若讓世人知道,堂堂大夏皇帝,卻曾多次求助於蘇道友這樣一個少年人,該會作何感想? 與此同時。 蘇奕也認出了玄袍男子,想了想,終究還是從坐席上站了起來。 他不想成為場中的另類,再加上畢竟和玄袍男子相識一場,在這等場合起身相見,也是應該的。 微不足道的小事罷了。 若換做是對待雷遠渡這樣的陌生人,蘇奕可根本不會理會了。 歸根到底,看人下菜。 鐘聲蒼茫,久久湖盪。 大夏皇帝在一眾大夏皇室煊赫人物的擁簇下,登上了中央玉台。 當看到起身而立的蘇奕時,大夏皇帝眼神閃過一絲意外,心中則欣慰不已,這驕傲到骨子裡的傢伙,這次總算給了自己一些尊重…… 「諸位皆是修行之輩,不必這般客氣,還請入座。」 大夏皇帝開口,聲如洪鐘大呂,響徹玉台之上。 直至眾人皆落座,他也在中央主座上坐下。 那蒼茫的鐘聲也就此消散不見。 「父親,我要去坐那。」 一個身着水綠色宮裝長裙,秀髮盤髻,明秀美麗的少女飛快在大夏皇帝耳畔說了一句。 順着她的目光,所看到的正是蘇奕。 大夏皇帝心中微微有些不樂意,這是什麼場合,你這丫頭若坐過去,落入其他人,該作何感想? 可看着少女那期待祈求般的眼睛,大夏皇帝心中一軟,道:「注意自己的身份和禮節,莫做出出格之舉。」 綠裙少女頓時甜甜一笑,「嗯吶!」 話音還在飄蕩,她一溜煙已朝蘇奕所在的坐席奔去。 這一幕,讓大夏皇帝內心不免微微有些吃味,果真是女大不中留? 綠裙少女毫不客氣地徑直坐在蘇奕一側,一對明亮秀眸看着蘇奕側臉,笑吟吟開口:「蘇兄,好久不見了。」 蘇奕瞥了少女一眼,道:「我該叫你夏青沅呢,還是叫你花信風?」 綠裙少女眨巴着眼睛,晶瑩的唇微抿,笑吟吟道:「稱呼而已,蘇兄喜歡叫什麼都行。」 蘇奕道:「那叫你小騙子怎樣?」 綠裙少女撲哧笑起來,道:「聽蘇兄的語氣,似乎還在為我用花信風這個假名字而耿耿於懷啊。」 不等蘇奕開口,綠裙少女拎起酒壺,親自給蘇奕斟了一杯,語聲清脆甜潤道:「行啦,消消氣,我可聽父親說了,蘇兄你如今可是了不得的存在,怎麼能跟我一個女孩子計較這些呢?宰相肚裏能撐船,你蘇兄的肚子起碼得能裝下一片天地才行。」 蘇奕不由啞然。 而看到夏青沅和蘇奕比肩而坐,在座那些大人物的神色都變得有些異樣。 這蘇奕怪不得敢這般驕狂,原來是攀上了大夏皇室的高枝兒! 像視蘇奕為敵的霍銘遠,臉色變得愈發陰沉起來。 便是陌煬真人、盧道霆、玉九真等掌教人物,都不禁皺了皺眉。 蘇奕有大夏皇室這樣的靠山,無論誰要對付他,恐怕都得掂量掂量後果了。 「呵,我還當這傢伙有多厲害的背景,原來就是一個吃大夏皇室軟飯的東西!」 遠遠地,桓少游也看到這一幕,眸子中露出一抹不屑。 「嘖嘖,怪不得那青袍少年敢和桓少游叫板,原來是抱上了大夏皇室的大腿。」 有人輕笑。 「這傢伙何德何能,竟能獲得大夏皇室的天之驕女垂青?」 有人嫉妒。 「我還當那傢伙有多了不起,原來也是靠關係才列席那中央玉台之上。」 有人鄙夷。 諸如古蒼寧、曾濮、尺簡素、姜璃、宇文述等人,也都神色各異,一副隱約明白過來的樣子。 無疑,在大多數人眼中,此刻的蘇奕,已經被視作吃軟飯的角色。 「以大夏皇室為靠山?怪不得他昨晚敢說那般大話。」 寒煙真人也似明白了,心緒有些複雜,「只是,蘇奕這小子似乎有些太風流了……」 她想起了月詩蟬,想起了自己的徒兒聞心照。 再看遠處中央玉台上,蘇奕身邊還陪伴着一位美麗動人的皇室少女,這還能不叫風流? 「這小子看起來淡然出塵,儀錶堂堂,不曾想骨子裡卻是個風流種,就憑這拈花惹草的手段,心照若鍾情於他,以後還不知要受多少委屈……」 寒煙真人暗嘆。 聞心照和月詩蟬兩女,自然也都注意到了蘇奕身邊的夏青沅。 不過,和其他人不同,兩人皆沒有多想什麼,兩人都了解蘇奕的性情和為人,即便真和夏青沅有男女之情,也斷不會遮掩什麼了。 而既然以前蘇奕幾乎都沒提起過夏青沅,那自然就意味着,他和夏青沅之間,並沒有太多交情。 起碼……目前沒有。 很快,一陣厚重沉渾的鐘鳴之音響徹天地。 今天的蘭台法會開始了。 人們的心神和注意力,皆集中在了即將上演的論道爭鋒上。 此次參與爭鋒的乃是排名前百的強者,歷經一次次較量後,會敲定他們在蘭台法會上的最終排名。 出乎人們意料,按照抽籤結果,今天第一個登台對決的,乃是摩訶禪寺的佛子塵律! 一個在大夏年輕一代堪稱傳奇的耀眼人物,也被視作是最有希望競逐第一的熱門人選之一。 塵律一襲白色僧袍,容貌俊雅,超然脫俗。 隨着他登場,頓時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全場為之轟動。 一些修士更露出敬畏之色。 ――

《劍道》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本>>《夏子辰夏元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