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將門嫡女她重生成了王爺的心尖寵
將門嫡女她重生成了王爺的心尖寵 連載中

將門嫡女她重生成了王爺的心尖寵

來源:外網 作者:寧戚施觀瀾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寧戚施觀瀾 玄幻魔法

寧戚拂了拂肩上的茶葉渣子,抬眼望向堂上身着品紅銷金吉祥紋袖衫,面容雍容華貴,氣度大方的婦人。 此時婦人表情厭煩,似乎對寧.........展開

《將門嫡女她重生成了王爺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將門嫡女她重生成了王爺的心尖寵》,主角為寧戚施觀瀾小說精選:... 寧戚拂了拂肩上的茶葉渣子,抬眼望向堂上身着品紅銷金吉祥紋袖衫,面容雍容華貴,氣度大方的婦人。 此時婦人表情厭煩,似乎對寧戚深惡痛絕。 大夫人別生氣,大姐姐也是無意的,還好這次有晉安王相助,不然真給安平侯府蒙羞了。 幸災樂禍的聲音傳來,寧戚循聲望去,正是陰陽怪氣的寧鳶。 寧鳶心中滿是嫉妒,本以為寧戚被晉安王帶走,一定沒好果子吃,會被好生折磨一番。沒想到,她居然安全無恙回來了。 聽到寧鳶的言語,安平侯府夫人紀韻如面上更是煩躁: 惹上殺人案不算,還被退婚,如今居然與晉安王糾纏不清。寧戚,我竟不知你的臉皮如此厚,你給我跪下,領家法! 上一世也是這樣,她好不容易從牢獄出來,接着便被氣怒攻心的母親不分青紅皂白鞭打了一頓,害得她連續三天高熱,差點沒命。 寧戚脊背挺直,冷眼看着紀韻如,並沒有跪下去的意思: 我無錯,為何要跪。 你!紀韻如未料寧戚居然敢頂撞自己,一口氣哽在喉頭。 一旁的寧鳶見她不肯跪,心中一狠,抬腳便要踢在寧戚腿彎處,讓她吃痛狼狽倒下。 寧戚早有防備,身子堪堪往前挪了兩分,轉身抬腿,用了十足十的力氣踩在寧鳶踢出來的腿上,正中膝蓋。 緊接着寧戚佯裝未站穩,向寧鳶撲去,高高揚起的手打在了她膚如凝脂的臉龐上。 啪的一聲脆響,紅印瞬間浮起。 寧鳶一瞬間面如白紙,慘痛讓她喊叫出聲,癱軟地捂着膝蓋跪倒在地,臉上同時傳來火辣辣的疼痛。 對不住,手滑。寧戚抱歉一笑,眼底卻儘是嘲弄之色: 不過母親,五妹妹不顧侯府之女的身份擅自進入牢獄,您打算縱容她嗎? 寧戚略略歪頭,沒有錯過紀韻如面上的怒意和寧璇眼中一閃而過的氣惱。 你信口雌黃!寧鳶捂着膝蓋,面上疼出冷汗還不忘反駁寧戚。 我信口雌黃?寧戚盯着寧鳶淡淡一笑,眼神猶如危險的蛇:當日晉安王也在,可要他前來作證? 寧鳶哽住,身體不斷傳來的疼痛讓她冷汗直冒。 更讓她害怕的是寧戚這番話,若是讓大夫人知道自己一個庶女擅自去牢獄,一定會收拾她的。 想到此,她不禁把求救的目光轉向寧璇。 寧璇垂眸不知在想些什麼,再抬頭時一派溫柔:母親彆氣壞了身子,五妹妹也是貪玩,我會好好管教她的。 紀韻如看着自己的女兒好言相勸,心中怒火才稍有緩解,下一秒又被寧璇的一句話氣得不輕: 大姐姐這麼久沒回,就讓她早些休息,順便去給三姨娘上柱香吧。 這個三姨娘狸貓換太子這麼多年,害得她跟親生女兒不能相認,她怎麼能夠不恨?! 想到此,紀韻如聲音冷硬: 寧戚,你不守家法,領鞭十五,自今日起禁足風清閣,無我允許不準出來。 寧鳶禁足兩月,月例銀子減半,好生反省。 寧鳶恨恨咬牙,月例銀子減半,她如何添置衣衫首飾,那些貴女又要嘲笑她窮酸了,都是這該死的寧戚。 寧戚無視寧鳶淬了毒般的眼神,轉身走了出去。 風清閣內。 大夫人也太偏心了,小姐你剛從獄中出來,還被罰鞭刑。丫鬟沛月一邊抽抽嗒嗒,一邊給趴着的寧戚上藥。 背上皮開肉綻,血紅一片,寧戚卻覺得好笑:打得又不是你,怎得哭起來還沒完了。 沛月一聽更難過了,她家主子雖自小習武,但到底是個女子,這麼多鞭傷萬一留下疤痕,以後還怎麼嫁人呢。 寧戚感覺掉在自己發間的水滴更多了些,歪頭去看,只見沛月已經滿臉眼淚,她無奈摸摸她的頭,安慰道: 別哭了,這傷過不了多久就會好的,放心吧。 沛月聞言止住眼淚,視線落在寧戚左臉的疤痕上。 身上的傷也許能好,可是這臉上傷疤怕是很難痊癒如從前一般了。想到此,她心裏更加黯然,以後小姐還怎麼嫁人呢。 寧戚倒是不在意傷能不能好。 她心裏盤算着,眼下安平侯府已然是寧璇的天下,所有人唯她馬首是瞻。而自己只是個不受寵的小姐,若寧璇想對她下手簡直輕而易舉。 況且,算算時間,那人也該出場了。 她心中冷笑一聲,也好,她是該好好想想如何收拾這對狗男女。 小姐,沈公子前來提親了。 另一個丫鬟浮玉皺着眉頭從門外走進來,端着銅盆:大夫人讓我趕緊給小姐梳洗裝扮,去大堂見賓客。 你說什麼?沈公子來提親了?與浮玉的憂心忡忡不同,沛月聽聞這個消息顯得格外欣喜。 在她看來,這沈公子與小姐自小相識,如今不計小姐遭遇禍端前來提親,想必真真是情深意重。 寧戚聞言面上並無波動,但是攥緊了錦被的手難掩她心中的波濤洶湧。 上一世,與她自小相識的沈舒白在她被毀容,退親之時毅然站出來,迎娶她為妻子。 她感動不已,認為自己遇到了良人。 但是結合後來的種種,她才發現自己真的是傻的可憐,被人矇騙替他人做嫁衣。 浮玉,替我好好梳妝,我要去會一會沈公子。 寧戚望向銅鏡中自己的臉龐,唇角勾起一絲嘲諷的弧度。

《將門嫡女她重生成了王爺的心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