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金牌小郎中
金牌小郎中 連載中

金牌小郎中

來源:google 作者:蘇離離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蘇離 蘇離離

中醫學研究院畢業的蘇離,一朝不幸穿越到大楚王朝,眼看一家人餓得面黃肌瘦,蘇離心裏着急啊,於是上山採藥,賣賣藥材來改善家裡的伙食這一世的蘇離志向不夠遠大,就想遠離職場上的勾心鬥角,安安心心地在村裡當個赤腳大夫,平時賣賣草藥,閑暇時候種種地,養養魚,時不時給鄉親們治一下小病小痛,這悠閑的生活可不就是香嘛!可是這不科學啊,這草藥賣着賣着,怎麼就成了傳世神醫!這地種着種着,怎麼又成了一方地主!這魚養着養着,村裡怎麼還變成了養殖場呢!還有為啥他那小型鄉村別墅里總有一些陌生人出現,請他醫治各種疑難雜症,治病也就算了,為啥隔壁村母牛生崽難產也來找他……朝堂上文武百官:怎麼他一農夫,也輪得到他在朝堂上發表言論嗎?大楚皇帝:朕特許的,諸位愛情莫要眼紅才是!蘇離:行吧,那我就隨便講兩句……展開

《金牌小郎中》章節試讀:

來到廚房,蘇母正把早飯做好,見到大兒子進來,開口關心詢問道:「離兒,起來了,感覺怎麼樣?腦袋還疼嗎?」

「娘,我沒事了。」蘇離瞅了眼鍋里煮的吃食,還好,不是他想像中的米糠,而是用白米熬的粥,只是量不多。

雖然知道他們原先的生活條件艱苦,吃糠咽菜也是常有的事,但他真的無法接受往後幾十年都是吃這种放在現代連豬吃都嫌棄的吃食,所以,改善家裡伙食這件事,他是刻不容緩啊!

蘇離把煮好的白米粥端到飯廳去,說是白米粥,其實就是一鍋水裡放了一小把米煮出來的米湯,那米粒有幾顆都能數得清。

「秀兒,逸兒,來吃早飯了!」蘇母把碗筷擺好後,便朝屋外喊了句。

村裡平時大部分人家為了多省點,都是不吃早飯的,但蘇母心疼孩子們,秀兒又才嫁過來,所以即使家裡沒多少剩餘的糧食,她還是每天早上都張羅着早飯,而她自己倒是不經常吃早飯。

「來了!」蘇逸聞聲從菜地里跑出來,手裡還捏着幾隻菜蟲子,興沖沖地跑過來道:「大哥,娘,快看,我抓了好幾條大蟲呢!中午可以烤着吃了!」

蘇離讓他把蟲子放一邊,擺出一副略微嚴厲的表情問道:「洗手沒?」

「沒洗,大哥我手不臟,你平時都不叫我去洗手的。」蘇逸站着沒動。

「那是以前,以後吃飯前都要記得洗手,這手上髒東西可多了呢,吃到肚子里會變成像這麼粗的蟲子哦!」說著手勢化作一條蟲子模樣,在蘇逸肚皮上摳了摳,往後他在這裡,要慢慢改變家裡人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在講衛生方面,特別是小孩子,不講究衛生容易長蛔蟲。

蘇逸似乎被嚇得不輕,小身子抖了抖,隨後很是聽話地回答道:「知道了大哥,我以後都記得洗手。」

「離兒,你可別嚇唬逸兒,哪有你說的這麼嚴重,咱農村人不講究這些。」蘇母有些無奈,看了眼大兒子,覺得他今天有點怪怪的,話變多了,表情也沒有之前那麼木訥,就感覺吧,這精氣神是完全不一樣了!

「娘,我這可不是嚇唬,以後不光吃飯前得洗手,只要是吃進肚子里的東西,可都得洗乾淨點,還有咱們喝的水,得燒開了再喝。」蘇離堅持着,關於家人的健康,可馬虎不得。

「行,聽你的。」蘇母沒再說話,這些小細節還是容易做得到。

「秀兒,快來吃早飯了……」

蘇離等了一會兒也沒見小媳婦兒過來吃早飯,知道她沒洗好是不會來吃早飯的,於是上前去搭把手,兩人一起把衣服晾好,才開始吃早飯。

蘇母看在眼裡,心裏無比欣慰,大兒子這是開竅了啊,知道心疼媳婦兒了,先前她還擔心兒子不懂男女之情,如今看來是她瞎擔心了!

……

吃過早飯後,太陽才從山頂處爬出來,初升的太陽紅彤彤的,一點也不耀眼,也不燙人,遠遠看去,就像一幅畫般漂亮。

五月的天氣,早上還有些涼快,中午的時候就會熱起來,這會兒地里也沒什麼農活干,大家平日里沒事的時候也是在家閑着,有的人家男丁則會去鎮上找點活干,但要會點技術才好找活。

婦女們則會在家編織些籮筐,織得多的可以拿去鎮上賣,但也不值幾個錢,年輕女子們則會做點手工活,綉繡花鞋啥的,補貼點家用。

像原主蘇離這樣木訥老實的男丁,只能去地里幹活,當苦力的話也可以去鎮上的碼頭搬貨,之前他也去過,但是那招工頭兒見他老實好欺負,剋扣了他大半的工錢,蘇母氣不過,後來就沒讓他去了。

今天蘇離打算到山裡去轉轉,看有沒有點什麼收穫,前世他學的中醫,認識不少草藥。

「娘,秀兒,我出去一趟!」

「注意安全啊!」倆女人齊聲叮囑道。

跟家裡人打了聲招呼,蘇離便背上籮筐,帶上鐮刀,往離得較近的那一座山走去。

途中路過一條小河邊,也就是昨天摔暈的那條河,水倒是清澈,河裡還有一群群的小魚仔游來游去,但是大魚就沒看着影。

河邊不遠處有一戶人家,一婦女正在院子里洗衣服,遠遠看見河邊上一個熟悉的身影,突然驚訝地呼叫道:「呀,那不是蘇家的大兒子嗎?他昨天不是……」

這時,屋裡走出來一個老漢,嘴裏喊道:「瞎嚷嚷什麼呢?大驚小怪的……」

「這是……見鬼了?」

那老漢望過去,似乎不確定,揉了揉眼睛再看過去,頓時被嚇了一跳。

「這,這……蘇離!昨天俺分明看到他沒了呼吸的呀,這是怎麼回事?」

「俺就等着蘇母過來通知辦喪事,這我都準備好隨禮錢了!」

所以,這還省了隨禮錢了?

「婆娘,快去通知村裡其他人,尤其是里正,快去!」老漢哆嗦着喊道。

「喔,好!」

婦女忙把衣服丟到木盆里,隨後慌忙往外跑去。

……

蘇離背着籮筐,手拿鐮刀,一路上走走停停,仔細觀察着周圍的山形地貌,大約走了半個時辰,才走到了山腳下。

「這裡果真是山清水秀啊!」蘇離深吸一口氣,只覺得這空氣直甜到了肺里。

吸了幾口新鮮甜美的空氣,便繼續往山上走,這山路還算好走,想來是經常有人在山裡走動,不過往更深處走,路就變得小了起來,樹林也變得更加密集,一路上仔細看還能看到別人打獵布置的陷阱,蘇離沒有去翻看別人弄的陷阱,而是在周圍仔細尋找着草藥。

正如他猜想那般,這山裡長了許多草藥,但都不算名貴,大都是些普通的草藥,像車前草,蒲公英這些山腳下的田埂都有長,村裡人也不知道這些東西有什麼用,都拿來當野草除掉。

小孩們則會把蒲公英摘下來,對着天空一吹,頓時就有滿天的絨毛飄蕩着,這也是蘇離的童年。

不過山裏面倒是長了不少的三七(三七又名田七)、石斛、黃蓮等草藥,蘇離也不挑,大大小小的各種草藥都采,能換一文錢算一文錢。

大概一個時辰之後,附近的草藥都被他採得差不多了,裝滿了整整一大籮筐,直到籮筐裝不下了,蘇離才戀戀不捨地離去。

在回去的路上,發現路邊不遠處有一棵倒下來的枯木,旁邊纏了很多藤蔓,藤蔓上面還長了許多小花,有金燦燦的,也有黃白色的,遠看像是金銀花。

蘇離那叫一個激動啊,於是趕緊跑過去確認一下,真的是金銀花,只是這籮筐裝不下了,所以只能先把草藥放回家去再來一遍。

這下蘇離敢肯定,這裡的人都不認識這些草藥,所以才長了這麼多,這可真是全便宜他了!

蘇離懷着激動的心情,邁着輕快的步伐下山去。

……

《金牌小郎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