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季總的未婚妻是玄學大師
季總的未婚妻是玄學大師 連載中

季總的未婚妻是玄學大師

來源:外網 作者:季琰之林知宜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季琰之林知宜 玄幻魔法

季家獨子季琰之,天之驕子,商業奇才,卻因一場意外雙腿殘疾,性格也變得陰暗乖戾,而且滿身煞氣,只要是接近他的女人都沒什麼好下場。 但是,當鄉下的小未婚妻出現時,一切都變了! 她不僅把季總的病治好了,還幫鄭老爺子保住了命,幫趙家保住了家產!一時間竟成了眾人眼中的香餑餑! 「林神醫,我願為您傾家蕩產當牛做馬,只希望您收我為徒!」 「林大師,麻煩您幫我鑒定一下這些古董的真假,別墅豪車隨便您挑!」 「林小姐,只要您願意來我們玄學公會坐鎮,會長的位置您來坐!」 ...... 看着越發忙碌不着家的小未婚妻,季琰之坐不住了,走哪都要跟着! 「未婚妻年紀小不懂事,需要人照顧。」 「季總放心,林大師現在可是個香餑餑,我們都會照顧她的!」 他臉色更黑了...... 玄學大佬突然出現,抱着眼前醋意迸發且靈氣逼人的男人,俏皮一笑,「你才是我的香餑餑。」展開

《季總的未婚妻是玄學大師》章節試讀:

「你猜我剛才看見了什麼?」她神秘兮兮的答。n「什麼?」n「知宜去琰之的房間了,琰之之前可是連我們都不讓進房間的,知宜這才來了兩天,就能自由進出了,我就知道,咱兒子一定會被搞定的。」蘇金雪激動地說。n那邊的人突然嘆了口氣,「唉,可惜這邊的事情還得幾天才能解決……老婆,你這兩天都沒給我打電話,忙什麼呢?」n「當然是照看我們的兒媳婦了。」她理所當然地說。n「我也需要照看啊……」n「行了行了,多大的人了,等你那邊解決完了就趕緊回來。」n「好,我就知道老婆最愛我了,你放心,我一定儘快回去,而且我還給你準備了些禮物,是……」n……n此時,林知宜正拿着銀針包看着床上的人。n「把衣服脫了。」n「嗯?」n「不脫衣服怎麼針灸啊。」n床上的人微微皺眉,沒有動作。n林知宜放下針灸包,直接抱住他的胳膊,「我來幫你,而且需要趴着……」n「我自己來。」季琰之突然開口,並且推開了她,見她不動,又強調了一下,「我自己來。」n「噢,好。」她愣了一下,隨後站起了身。n不過,在看到季琰之微紅的耳廓時,她立馬露出了笑容,原來這傢伙還會害羞啊。n季琰之自顧自的將上半身的衣服脫下後,便費勁的翻了個身,隨後便扭過了頭,沒看她一眼。n「腿上也要。」林知宜突然想逗逗他。n不過見床上的人沒應聲,她忍不住輕聲笑了笑,隨後便將他的褲腿慢慢地挽了上去。n她輕聲說:「可能會有點痛。」n「嗯。」n聽到他應聲,林知宜便打開了銀針包,開始為他施針。n季琰之全程都沒有說話,上半身自然是會覺得疼的,但她開始在腿上施針的時候,他卻一點兒感覺都沒有,臉色頓時又沉了幾分。n兩人都沉默着,似乎過了很久,林知宜才開口,「好了。」n她幫他將褲腿放下去,又扶他坐起來穿上了衣服。n不過收好東西之後,她並沒有要離開的樣子。n「還不出去?」季琰之不悅地挑眉。n「我幫你按摩一下。」n「不用。」n他話說出口的時候,林知宜已經自顧自地開始幫他按摩了。n「你再怎麼按,我都不會有感覺的。」n「不試試怎麼知道?」林知宜笑着反問。n「沒用……」n季琰之正說著,突然停了下來,他好像……看到自己的腳趾動了一下,但這麼久都沒有知覺了,他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看錯了。n他試探地用勁,腳趾果然又動了一下!n即便是他,也難免有些激動。n「不用着急,以後都會有感覺的,我保證,你會變得比正常人還要健康。」說著,林知宜將靈力輸送到了指尖,想要探一下他體內的黑氣。n但靈力剛觸碰到黑氣的時候,季琰之突然悶哼一聲。n林知宜連忙鬆手,「很難受嗎?」n他緩了一下,才有些艱難地開口:「剛才……怎麼回事?」n「我不確定……」她也皺緊了眉頭。n之前可是從來都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不能消散的黑氣……百分之九十是被人動了手腳,難道被封印了?n也是,外婆和自己都看得出來他是個香餑餑,那必定也會有其他人可以察覺。n「再試。」季琰之突然說。n「可是你會很痛苦的。」她有些退縮了。n「我一直覺得,我的腿不會有救了。」他說完,又看向她的眼睛,「你給了我希望,怎麼能你先退縮?」n她猶豫了一下,這才點頭。n「那你盡量放鬆。」n季琰之點頭。n她再次將靈力輸送了進去,圍繞着他體內的那團黑氣,想找一個突破口,可是那黑氣裹得極緊,沒辦法,她只能直接用靈氣去觸碰。n「季琰之,你覺得怎麼樣?」她觀察着季琰之的臉色。n此時他緊皺着眉頭,看上去很痛苦,但是卻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讓她繼續。n可是越往裡探,黑氣就越濃,而季琰之的表情也越來越痛苦。n即便這樣,他也不想放棄。n最後,林知宜看不下去了,主動將靈力收了起來,可是此時季琰之都已經滿身大汗,甚至快暈過去了。n「季琰之,季琰之你怎麼樣?」她連忙追問。n床上的人已經無法給她回應了。n她連忙摸了一下他的脈象,確認沒事之後才放心。n看來,果然是有人用了封印的術法,而且極有可能是平常人根本接收不住的禁術,還好他自身靈氣充足,所以才抵擋住了,只是殘疾而已。n但若是不解決,他肯定活不過十年。n林知宜用毛巾將他身上的汗擦了擦,隨後又撫平了他緊皺的眉頭。n「季琰之,你放心,既然我已經答應要治好你,那無論用什麼方法,我都會做到的。」n床上的人似乎聽到了她的話,呼吸也慢慢地平緩下來。n她輕手輕腳地將東西收起來便出去了。n這夜,她翻遍了所有帶來的書,直到天微微亮的時候才睡着……n睡了三四個小時她就起來了,頂着個黑眼圈下去吃早飯。n「知宜,你怎麼不多休息一會兒呢,我聽李媽說,你都快早上了才休息,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蘇金雪關心地問。n她笑了笑說:「沒事沒事,我就是睡得有點晚,不過一會兒應該會有人過來,等下午的時候我會再去休息的,您不用擔心。」n「有人過來?」n聽到這話,那邊吃飯的季琰之也看了過來。n她點點頭,看了眼時間,「應該快到了。」n蘇金雪不禁有些疑惑,但是也沒再多問。n果然,剛吃完飯,管家就過來說,尚老爺子親自前來拜訪了,而且還帶着他兩個兒子。n本來準備去公司的季琰之頓時皺緊了眉頭,側過頭說:「徐洛,會議推遲。」n「啊?」n「沒長耳朵?」n「長了長了,我這就去打電話。」徐洛連連應聲。n他苦着個臉走到一邊,正準備打電話,手機就先響了,看到名字,他頓時嫌棄地撇了撇嘴。

《季總的未婚妻是玄學大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