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推理›困獸女孩:開槍吧,我不哭
困獸女孩:開槍吧,我不哭

困獸女孩:開槍吧,我不哭

來源: 作者:佚名 分類:懸疑推理

標籤: 懸疑推理 梁蛟 程冬冬

展開

《困獸女孩:開槍吧,我不哭》章節試讀:

婚禮的深情回顧環節,我的丈夫只看了一眼,就雙目通紅,抽起凳子瘋狂把屏幕砸碎。
我在婚禮台上笑得淚流滿面。
視頻是我放的,我等這一刻好久了。
1.」程冬冬小姐和梁蛟先生相親相愛,琴瑟相鳴,我們一起看看兩個人相愛的點點滴滴吧。」
司儀話說得很慢,梁蛟把我的手握得很緊。
他俊美的眉眼中充滿了期待,平時不苟言笑的臉此時卻揚起眉毛,笑得張揚。
他低聲在我耳邊說:」程冬冬,我們之間也是有美好回憶的。」
美好回憶?
指的是梁蛟把我的頭按在水箱里五分鐘,還是把我關在籠子里。
梁蛟愛上我後,誰看過我的表演,他就讓誰家破人亡。
他說有他在,整個尚城誰敢說我一句不是。
我掃了一眼來參加的名流富豪,大家臉上都掛着祝福的笑容,眼裡卻都閃過譏諷。
多可笑啊。
尚城一少梁蛟娶了個曾經被關在籠子里被人取笑的玩物。
隨着 love story 音樂的緩緩響起,梁蛟抬起頭期待地看向屏幕。
嘈雜的電音響起,本該是梁蛟和我的婚紗照,此時卻換成了我被施暴的視頻。
視頻里,我哭得嗓音沙啞。
畫面清晰,聲音響亮,真是托梁蛟的福啊。
這個視頻可是他親自錄的。
視頻一出來,梁蛟瞬間雙目通紅,他像是一頭髮狂的野獸。
梁蛟抽起凳子猛地砸向大屏幕,他像是瘋了一樣,一下又一下地把屏幕砸了稀巴爛。
我站在台上,笑得淚流滿面。
我說:」新婚快樂,梁蛟,這就是我送你的新婚禮物,你喜歡嗎?」
我捂着小腹,幾乎要笑得肚子疼了。
台下的人卻無一人敢竊竊私語。
我多麼骯髒卑劣是整個尚城富豪圈皆知的事情。
沒有一個人敢笑我。
梁蛟在彌補我,可是我永遠也忘記不了。
我二十二生日的時候,籠子的帷帳拉開,我縮在籠子里被餓了三天。
他們給我扔了一隻活雞。
他們那個時候笑得多大聲啊,現在呢?
怎麼不笑了。
2.我從小學習就不好,比較笨,高考那年,我考了個專科,我親妹妹考了個重本。
不巧的是,爸爸騎着摩托車帶着媽媽撞死了。
我拍了拍腦袋,給我妹妹說:」妹,你讀大學吧,姐養你。」
妹妹哭着說要跟我一起進廠打工,我狠狠地罵了她。
我還記得那年夏天,在出租屋裡,妹妹向我發誓,她一定要出人頭地,不辜負我的付出。
我妹讀大學要三千塊錢學費,一千塊錢生活費。
我就去打工,什麼活都干,一開始還沒經驗,就知道給人端盤子洗碗。
掙得不多,我就省吃儉用,把錢留着給妹妹用。
其實吃即食麵並不省錢,你們知道最省錢的是什麼嗎?
就是吃挂面,七塊錢的挂面我能吃一星期。
挂面下鍋滴點醋,我吃得香的時候,我妹打電話問我:」姐,你吃啥呢?」
我把視頻使勁貼着臉笑:」吃華萊士呢,漢堡真好吃,你也買幾個嘗嘗!」
十塊錢三個漢堡的華萊士是我和妹妹奢侈的食物。
高中畢業的時候,站在華萊士門口,我在門口轉了三圈,都沒捨得給她買。
我妹爭氣,她上大學也努力學習,有一次我提着大包小包的零食去學校看她,她正在食堂喝免費湯呢,把饅頭掰成小塊放在湯里泡。
我眼淚噌噌就下來了,走過去給她點了份雞扒飯。
12 塊錢的雞扒飯,妹妹非說自己吃不了。
怎麼會吃不了呢?
雞扒都沒有她的手掌大,我們倆一人一口分着吃。
後來我就想,不能這樣,賺得太少。
我沒學歷,就想着去送外賣。
送外賣雖然苦點累點,掙得多啊。
我掙得多了,妹妹卻出事了。
3.那天下雨,雨天點外賣的多些,我騎着小黃摩托滿大街亂竄的時候,輔導員給我打電話。」
你是程夏天的姐姐嗎?
程夏天和同學打架了。」
妹妹打架這個事情,我是怎麼也不敢相信的。
我妹那麼老實的一個人,一棍子打不出三個屁來。
小時候男生在她後桌用打火機燒她頭髮,她都不敢告訴老師的。
我趕緊騎着摩托車去了妹妹的學校。
雨太大了,摩托車打滑,我中間還摔了一跤,膝蓋磕破皮了。
我着急,也沒管,扶起摩托車就是沖。
走到學校後,我看到妹妹站在輔導員辦公室角落裡。
她咬着嘴唇,眼淚也沒掉,就默默地看着輔導員面前的三個女生。
那三個女生穿得都好看,一看就是城市裡的小孩。
她們七嘴八舌地給輔導員說著妹妹的罪狀。」
她啊,宿舍聚餐從來都不去,特別孤僻,我們跟她說話,她也愛答不理似的,問她喜歡什麼明星,也不說話。」
」早上七點就起床,特別影響我們休息。」
」我們宿舍想一起湊錢買個空調,她竟然說沒錢,現在還有人幾百塊錢都拿不出來嗎?」
輔導員是個男的,小年輕一個,他招架不住這麼多女學生,扶了扶眼鏡結結巴巴地說:」那你們……也不能把程夏天同學關在宿舍外面一宿啊。」
把我妹妹關在宿舍外面一宿?
我瞬間抓住了重點,一雙眼睛看向那三個花枝招展的女孩子。
為首的一個女孩塗著粉色的指甲,上面還貼着小白熊,她眨巴了下眼睛嘟囔着:」我們都睡著了,誰聽見她敲門了。」
妹妹站在角落,看見我來了,眼淚才啪嗒啪嗒掉了下來。
妹妹從小就這樣,沒人給她撐腰,她就不覺得委屈。
只有看到寵她的姐姐時,她的委屈才瞬間湧上來。
她眼圈紅紅地說:」對不起,姐,給你惹事了。」
我給她擦了擦眼睛,說:」不是你給我惹事,是別人惹咱們。」
我氣勢洶洶地走過去,把手裡的黃頭盔猛地往桌子上一摔,對着輔導員就是大吼。」
你怎麼當的老師,她們把我妹妹關在宿舍外面,你不懲罰她們?」
」她們也不是故意的,也是沒聽到……」輔導員和稀泥,聲音越說越小。
那三個女生嚇了一跳,她們圍在一起對我指指點點。」
這是個潑婦吧。」
」底層人素質就是低。」
」真嚇人,我這輩子都遇不到這樣的人。」
她們都是城裡人,都講禮貌,我是鄉下來的,我是潑婦。
我不管別的,我就不想讓妹妹受欺負。
我說:」那我不管,我把妹妹好好送過來,你們把我妹妹關外面,今天必須給我一個說法。」
輔導員一邊勸我一邊和稀泥,我就是不饒人,最後那個為首的小白熊女生惱了。
她氣勢洶洶地走過來給我說:」一個巴掌拍不響,為啥我們都不喜歡程夏天啊,難道不是她自己的原因嗎?」
我妹妹,老實巴交的一個女孩。
小的時候養的小雞死了都要哭上三天的小丫頭。
她能有什麼錯誤。
我瞬間就火了,直接腦子一熱給了小白熊女生一個嘴巴子。
我也沒想到——就是這個嘴巴子,毀了我和妹妹的後半生。
4.那個女生又哭又鬧,我沒搭理她。
我壓着輔導員給我妹妹換宿舍。
輔導員給妹妹換了宿舍,我又囑咐了妹妹幾句,回家後才發現自己膝蓋上的血流了好多,都粘在了褲子上。
膝蓋上的傷口和褲子粘在了一起,撕下來的時候,疼得我牙齒打顫。
我隨便找了點酒精抹了點葯就睡著了。
半夜,我是被一陣嘈雜的敲門聲吵醒的。
我居住的地方是個一個月三百塊錢的城中村,對面就住着房東一家,我以為就是房東來找我了。
打開門,眼前卻出現了三個男人,他們手腳麻利地捂住了我的嘴,控制住了我。
我聞到和醫用酒精很像的味道,隨後眼前一黑。
當我醒來的時候,是在一個骯髒的倉庫里,周圍都是落灰的機器雜物。
我面前坐着一個男人,他蹺着二郎腿,衣領大開,露出胸膛,劍眉揚得很高,左眉毛斷掉了一點,」程冬冬,你打了我的女朋友啊。
你知道我是誰嗎?」
那個時候我不知道他是誰,還嘴硬說:」打就打了,咋的,你打回來啊?」
我沒想到,他是整個商城最有錢、最有權的一少,梁蛟。
女朋友,他也不是多喜歡,他就是突然想整一個人。
而那個人,不幸是我。
那天,他問我:」哪只手打的熊熊?」
我還沒說話,他的一雙皮鞋猛地就踩在了我的手掌上,我疼得慘叫一聲。
他抽着一根煙,像是看風景一樣挑着眉看我,一隻腳卻毫不留情地在我的手上碾壓。
我疼得哆哆嗦嗦,卻倔強地也不求饒。」
有點意思啊?」
他看着我咬着牙冒冷汗的樣子,他隨手把煙頭按在了我的額頭。
嘶的一聲,我感覺我的額頭似乎被燙出了一個洞。
疼得我恨不得在地上打滾。」
你挺有骨氣啊,不知道你妹妹能不能和你一樣有骨氣。」
他提到了我的妹妹,我瞬間慫了。
我妹妹怕疼,我不怕疼。
我不能讓我妹妹受罪,都是我手賤,我打人家幹嗎?
我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猛地往地上砰砰磕頭。」
哥,是我的錯,我給你道歉,別找我妹,都是我一個人的錯。」
我顫顫巍巍地說著,頭不停地往地上磕,我腦子嗡嗡的,我卻只有一個想法。
我要保護妹妹。」
行啊,不找你妹,可是我這氣還沒出完呢。」
那男人把我拉起來,他看着我笑得有幾分狡黠。」
如果你堅持到最後不哭,我就放過你妹妹。」
他拍了拍手,三個男人圍住了我。
我忘了那天我怎麼活過來的了。
我記得我哭,我記得我像一隻砧板上的魚在地上扭動。
我記得我挨打,鼻子流了好多血,一開始還能聞到血腥味,後來就聞不到了。
他們打女人是真狠啊。
手被皮鞋踩着碾壓,我沒哭。
揪着頭髮挨嘴巴子,我沒哭。
把胳膊使勁往後扭,我都沒哭。
梁蛟看得煩了,他說:」這沒意思啊也不哭,把她妹妹帶過來一起整吧。」
瞬間,我就哭了。
眼淚混着血泥往地上掉,我抱住了梁蛟的大腿:」對不起,我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妹妹。」
5.梁蛟這種人,平時我是遇不到的。
他家裡的關係網盤根錯雜,在尚城就是說一不二的主。
他要玩我,沒人能救我。
不是沒想過找**,我前腳在**局打轉,後腳梁蛟就給我拍了妹妹的照片送過來。
他掐着我的脖子說:」爺什麼時候玩膩了,就什麼時候放過你。」
有錢人的花樣多。
他有了這麼一個新鮮玩意,迫不及待地找別人炫耀。
一開始我不服氣,還不聽他的,他就把我往死里整。
他把我按在水池裡五分鐘。
把我關在狗籠子里餓三天扔一隻雞。
你們是不是以為我能不畏強權,咬牙堅持。
真可惜,我沒那麼堅強偉大,我學會了屈服。
只有屈服,才不會被往死里整。
把臉皮扯到地上的事情,我高中畢業發傳單求人留電話的時候就已經做過了。
梁蛟見我屈服了,就不折磨我了。
好幾次,我都忍過來了。
我每天晚上都看着窗外的星星,計算着自己什麼時候能去死。
只要把妹妹供出來,只要妹妹能讀完大學,我就去死。
我活着有什麼意思呢?
因為梁蛟控制我,所以我不能去送外賣賺錢了,我也不想讓妹妹知道我的現狀,所以我舍下臉皮去求梁蛟給我點錢。
梁蛟那天的諷刺眼神我記得很清楚。
他勾着嘴角掐着我的臉說:」知道找我要東西了?
想要什麼,就要付出什麼。」
那天他喝多了,耳根子紅透了,我哆哆嗦嗦地捏着他的襯衫扣子。
他把我甩在地上說我臟。
我不氣餒,又流着眼淚抱住了他的大腿。
我知道我現在的樣子多麼賤,但是我沒辦法啊,我得給我妹妹錢。
我知道自己還是挺漂亮的,打工的時候好多人要包我。
梁蛟也拒絕不了我的漂亮。
那天晚上我不知道自己怎麼過來的,梁蛟把我按在浴缸里用刷子狠狠地刷了我一遍。
那天之後,梁蛟食髓知味,我不用睡在他房間的籠子里了。
那是以前他養的藏獒睡的地方。
他讓我睡在床上,晚上把我抱得緊緊的。
他像是給狗梳毛一樣梳我的頭髮,給我買漂亮的衣服打扮我。
他說:」你真像我小時候遇到的那隻藏獒,對,我那個藏獒就這麼看着我,眼睛濕濕的。
它小時候被不識貨的人和土狗一起養大。」
我可喜歡那隻藏獒了,我拿棍子使勁打它,想把它馴服,讓它來保護我。」
那隻藏獒和你真像啊,它被我打得毛上都沾着血,還要護住那隻土狗。」
我不說話,梁蛟抱着我的臉問我:」你說,你為了你妹妹跟着我受罪,這是多麼偉大的愛啊。」
就和那隻傻狗一模一樣。」
梁蛟最喜歡聽我和妹妹打電話,梁蛟說我的語氣溫柔得能滴出水來。
他說:」程冬冬,你也那麼對我說句話,我想聽。」
我迫於壓力,只好尷尬地說了幾句。
梁蛟沒覺得尷尬,他很享受,他說:」程冬冬,你也像對妹妹那麼好對我吧,我身邊也缺個真心人。」
6.我瞞得可好了。
我被梁蛟整的事情,我失去尊嚴的事情,沒有人知道。
前腳我被梁蛟扯着頭髮玩,後腳我就能一臉笑容地給我妹妹打視頻電話。
我問妹妹過得好不好。
妹妹說,她過得可好了,宿舍人都對她好,她讓我不用擔心。
我信了,我真的相信了。
後來我妹妹跳樓了,我才知道,那個小白熊姑娘沒放過妹妹。
她說自己丟了錢,造謠妹妹是小偷。
妹妹原來的宿舍床鋪下找出了一沓錢。
整個班的女生都孤立了妹妹。
整個班的女生。
沒有人和妹妹說話,上課前,妹妹放在第一排的書會被人扔到最後面,小組作業沒有人和她組隊。
妹妹每天都堅持着,她不想告訴我,她不想給我惹麻煩。
因為我以前告訴她:」咱們已經沒爹媽了,就不能惹麻煩了,沒人給咱們收拾爛攤子了。」
妹妹可聽我的話了,她最喜歡我了。
然後,小白熊把我受辱的視頻發給了妹妹。
小白熊說:」你看,程夏天,這是你姐哎。
你姐是只……」她嘟起嘴唇,說了一個字。
那是我妹妹第一次發飆,我妹妹瘋了一樣地和小白熊打了起來。
小白熊說:」聽梁哥哥說,你姐脾氣可倔了,一提你的名字她就軟了。」
我妹妹,多麼聰明的一個孩子,她瞬間就明白了。
她從十六樓跳下去了。
十六樓啊,我記得我妹妹曾經指着高樓對我說:」姐,將來我也帶你住高樓。」

《困獸女孩:開槍吧,我不哭》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