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黎明遊戲,斷頭安利
黎明遊戲,斷頭安利 連載中

黎明遊戲,斷頭安利

來源:google 作者:三三穗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寧郁 懸疑驚悚 塗欽

【無限直播靈異,不恐怖】【歡迎來到黎明遊戲直播間,黎明法則一:不要尖叫黎明法則二:積極社交黎明法則三:黎明之前,不予下線】塗欽剛被炒魷魚就拉進了一個驚悚直播間作為一個非酋,塗欽每天一睜眼就要在各種鬼怪的包圍中艱難苟命塗欽也想不到魅力值為負的她居然被一個NPC纏上了展開

《黎明遊戲,斷頭安利》章節試讀:

【她說什麼?不玩了?那不找死嗎?】

【就愛看美人找死,嘿嘿。】

【醫生和護士表示還有這種好事?】

【新人嚇哭了,美人落淚,舔屏。】

塗欽的話可把護士給激動壞了,嘴又咧到耳根子後面,牙花子都露出來了。

「你真的不玩了?」護士又確認了一遍,生怕她反悔。

「對,我不玩了。」

塗欽噙着淚的眼睛猶似一泓清泉,小巧的鼻尖微微泛紅。

她抬起纖細修長的手,擦去划過頰邊的淚,露出了藕節似的手腕,「我不僅不玩了,我還要投訴你!」

「我坐着輪椅,你們醫生和護士就可以看不起我是嗎!我也想玩康復訓練的小遊戲啊!可是不能因為我腿不行你們就欺負我,故意在我面前刺激我,玩這種蹦蹦跳跳的遊戲。」

「是,我是腿不好,精神上也有問題,但是就是這樣我才來看病的啊!你們醫生和護士不考慮病人的身體情況,還忽略掉病人的病情,甚至還會導致病情惡化,你們就是這樣看病的嗎!」

「還說什麼會盡全力治療大家,還祝我們早日康復,你們不遵守醫生和護士的職責,你們不配當醫生和護士!我懷疑你們根本就不是醫生和護士。」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塗欽那悲痛萬分的情緒感染了,她似乎不是坐在輪椅上,而是王座上。

她一身病服不顯虛弱,反而多了清冷,眼尾因憤怒而沾染上了紅色,長長卷卷的睫毛上還沾着淚花。

這副充滿破碎感的模樣衝擊着在場所有人的保護欲。

但是她的眉眼間又滿是不甘妥協的堅毅,看着易碎,實則堅韌。

塗欽看着被唬住的眾人,暗戳戳地罵了幾句劇組的編劇,我這演技這不挺好的。

誰說她拿捏不住女主角的神態,看看她模仿的,唬住了多少人。

此時系統稚嫩的聲音響起。

【私人系統:叮!恭喜主播觸發R級支線任務——成為一名醫生或護士。由於醫生和護士的職業疏忽,你認為自己比他們更能勝任這份工作。】

【哇哦!新人在某方面挺不錯的。居然越級觸發了支線任務。】

【什麼不錯啊,運氣太差了吧,成為一名醫生或者是護士的前提是要搞死他們其中一個啊。】

【雖說是新人,但是不得不說,她好會演哦。】

【是吧是吧,我覺得她顏值不錯唉。】

【她思路挺好的,會利用規則來限制NPC,在新人里很不錯了。】

掃了一眼彈幕上的話,塗欽很認同第二個人的看法。

她覺得這個任務完成不了。

比如現在,塗欽看似演得很輕鬆淡定,其實內心慌得一批。

但是一看到醫生想把她生吞活剝的樣子,她就知道賭對了。

病人有病人的規則,醫生也有醫生的規則。

病人失去了病號卡代表着病人的身份可能會消失,同理醫生也要維持着自己醫生的身份。

醫生和護士也很意外,他們沒想到這個病人居然三言兩語就把責任推卸到他們身上,還直接想利用規則剝奪他們的身份。

醫生很快就反應過來,立馬道歉道:「真是抱歉,給了病人您帶來了不愉快的感受。是我們的疏忽,既然如此,這個訓練不適合您,那我們還有第二套方案。」

「我們平時為了病人的放鬆和娛樂,專門有一個活動室。不如病人就去那裡看電視吧。」

「內容溫馨,畫面真實,故事治癒,一定很適合病人的。」

呵忒,自從上次被那個無良老闆騙了之後,塗欽就再也不相信上面的那幾個字了。

【私人系統:叮!恭喜主播觸發N級主線任務——看三十分鐘電視,若失敗,生命值清零。】

【最喜歡的環節來了!】

【走故事線了。】

塗欽看了一眼上面的彈幕,心裏有點慌,還走故事線?

難道不是只活兩天天就行了嗎?

沒辦法拒絕,她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醫生笑吟吟地推着塗欽來到了一扇門前,打開門是一道長長的走廊。

塗欽不安地回頭看了一眼,醫生不見了,輪椅也開始自己動了起來。

她連續咽了幾下口水,深呼吸幾次也才稍稍平靜了一點。

走廊很空蕩,牆上滿是污漬。

不一會兒,輪椅停下時,一扇門就自動打開了,裏面並沒有什麼很殘忍的畫面。

裏面是一間病房,燈光很昏黃,門口擺着一個鞋櫃。

地板像是很久沒有拖洗,有很多乾涸的黃黃的污漬,牆壁泛黃,已經斑駁了。

而不大的病房裡,正中間擺放了一台老舊的電視機,屏幕黑的。

「嗞嗞嗞。」

電視機的屏幕開始閃爍,出現了一個穿着病號服,扎着兩個麻花辮的像素小人,是個小女孩。

小女孩也坐在一輛輪椅上,看着天上的藍天白雲,她身後跟着兩個大人。

男的穿着白大褂,女的穿着護士服。

到目前為止真的都挺溫馨的,連背景音樂都是很輕鬆歡快的。

但是塗欽卻越看越不對,兩個大人依偎在一起,加上小女孩明明就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但是裏面的小女孩卻是一張哭臉,在屏幕的最下方似乎還有一個像素小人,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塗欽正想着靠近點看看。

突然間歡快的音樂就變得詭異緊張起來,血色籠罩住了屏幕。

【媽呀,這音效嚇我一跳。】

塗欽倒是沒怎麼嚇到,看了多年的恐怖片,有點免疫了。

兩個大人變成了黑色的小人,小女孩坐着輪椅拚命地往前逃。

兩個黑色的小人直接肢解後重新組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扭曲的龐然大物,如同魔鬼一般。

「啊!」電視機里傳來了尖銳凄厲的叫聲。

塗欽聽得頭皮發麻,但是沒有移開視線。

黑色的大手將小女孩按在了地上,輪椅側翻在一旁。

就在她以為小女孩難逃一死的時候,旁邊有一個拿着電擊棍的保安小人沖了出來。

電擊讓魔鬼暫時失去了行動能力,小女孩得以逃脫。

她再次坐上了輪椅開始逃跑,保安在後面幫她攔着魔鬼,拖延時間。

而恢復過來的魔鬼直接將保安撕成了碎片,鮮紅的血和血紅的屏幕似乎融為了一體。

「嗒嗒嗒。」

帶着甜腥味道的鮮血從電視機里滴落,緩緩流到了他的腳下。

【血流成河呀,主播心理素質可以啊。】

【主播,快低頭看看啊。有驚喜。】

塗欽知道,但她就是不動,視線也不曾離開過電視。

在她眼裡,看不見就是不害怕。

裏面坐着輪椅的小女孩根本逃不過魔鬼的手掌心,第二次被抓住時,一位護士擋在了她的身前。

女孩拚命地逃跑,突然她的面前出現了一個天使,天使看上去很是疲憊。

而塗欽一眼就認出來了,天使就是之前屏幕下方一直追在後面的小人。

魔鬼來了,女孩沒有尋求天使的幫助,她再一次地被大手捏在掌心。

此時,塗欽的呼吸一滯,她雙手握在一起,想給自己一點安全感,從而忽略掉腿上傳來的冰涼。

一隻手抓住了她的小腿。

「啊啊啊啊啊!!」

小女孩的尖叫比上次大了許多,整個屋子都回蕩着她痛苦的慘叫。

屏幕里的小女孩不停地揮動着胳膊,徒勞地掙扎。

很快小女孩沒有掙扎了,她被撕成了碎片。

扎着麻花辮的腦袋滾落在一旁,流着血淚的哭臉正對着屏幕,就好像是在盯着屏幕外的塗欽。

【完了完了,主播被盯上了,還不跑。】

【半個小時的電視沒看完,主播哪敢跑。】

「嘶。」塗欽咬緊了牙關,倒吸了一口涼氣,拼了命才忍住了想回頭的衝動。

她覺得小女孩不是在看她,而是在看她的身後。

病房的溫度越來越低了。

饒是如此,她額頭的碎發也被汗水沾**。

突然肩膀被一股冰涼覆蓋,空氣中瀰漫著肉體高度腐爛的腥臭味。

突然,她的脖子一緊,被掐住了。

【我去,鬼出現了!NPC出現了!】

【主播是真能忍啊,隔着屏幕我都感覺要被臭死了。】

【我去,橫豎都是死,主播,永別了。】

【爬上來了,爬上來了,主播回頭看啊,回頭啊。】

【千萬別回,萬一回了,頭估計就真沒了。】

要死,不用回頭看,她現在也看見了。

血紅色脖子沒有皮膚組織包裹,它伸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

它微微轉動,每次扭動都會發出了黏膩的聲音。

現在它緊緊纏住了塗欽的脖子,一張哭臉正對着她的臉。

塗欽也看出來了,這個玩意就是電視里的小女孩,她一直哭喪着臉。

冰涼滑膩的感覺讓塗欽全身都冒出雞皮疙瘩來,她艱難地別過頭。

那被蠕動的肉蟲所佔據的眼眶凝視着塗欽。

塗欽緊張地瞳孔縮小,身體不自覺往後仰,心跳也越來越快。

「嘻嘻,看見你了,躲什麼呀,小姐姐。」

唔,塗欽咬住牙,沒吐。

叫什麼姐姐!叫阿姨!長成這樣,還好意思賣萌。

你怎麼敢!

打死塗欽都不敢相信,那稚嫩甜美的童聲是眼前這個血肉模糊,肢體扭曲的肉塊發出的。

【我去,噁心死我了。】

【我,嘔,我之前都沒見過它。】

【太折磨人了,直接把主播送走吧,一了百了。】

【這玩意怎麼能長這麼磕磣。】

塗欽看了一眼直播間的時間,還有十分鐘任務結束。

她得拖延點時間,絕對不能就這麼死。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去,向天使求救?」塗欽艱難地開口,眼皮都在顫抖。

「她一直都追在你的身後,你哪怕回頭看一眼啊。」

小女孩纏繞的動作一頓,在她耳邊大叫道:「是她先拋下我的!是她先不要我的。」

「可是她一直在等你呀,從一開始她就追在怪物的身後啊!她想保護你,即使精疲力竭,鮮血橫流,她也想保護你啊!」

塗欽像是想起了什麼,眼睛漸漸紅了。

「你閉嘴!是她先不要我了的,那我死了也和她沒關係!」

尖銳的喊叫幾乎刺破了塗欽的耳膜,耳邊傳來了煩人的嗡鳴聲。

這時,塗欽的理智值突然就降到60%了。

【系統:叮!緊急提醒,主播理智值驟降,請及時調整。】

「你放屁!小點聲!吵死了!」

【額?上面那句髒話誰說的?】

【???】

【這是什麼操作,死到臨頭,對着NPC破口大罵。】

【就沖這句,火箭送了。】

【不得不說,主播還是勇的,就是等會她可能死得不是那麼好看。】

【這死的挺有新意,多打賞點。】

本來直播間的幾十人都在潛水,聚精會神地看塗欽怎麼被鬼殺死。

結果,全被一句髒話炸了出來,他們還以為主播只是一個空有顏值的菟絲子花呢。

「我本來想好好和你講講道理,但是你不聽,就別怪我不講武德。」

《黎明遊戲,斷頭安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