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陸見深南溪
陸見深南溪 連載中

陸見深南溪

來源:外網 作者:陸少的隱婚罪妻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陸少的隱婚罪妻

隱婚兩年,陸見深突然提出離婚。 南溪捏緊了手中的孕檢單:「沒有轉圜的餘地嗎?若是我說,我有了寶寶呢?。 他眉眼冷淡:「南溪,我一向有做措施,就算真有意外,我也不會留下這個隱患。」 他大婚那日,寶寶早產,車禍染了一地的紅,南溪躺在血泊里,拚命護着肚子:「求求你們,救孩子!」 後來聽說,陸見深拋下新娘,抱着前妻冷透的身子,守了七天七夜也不願下葬。 陸見深瘋了,直到那日,她牽着一對可愛的寶寶和他擦身而過。展開

《陸見深南溪》章節試讀:

醫生家離他們家還比較近,所以很快就來了。 看完後道:「曉婧是孕婦,早期本來就有些營養不良,加上一晚上沒睡覺,又過於憂心,所以才會暈倒。」 「她現在是孕婦,胎兒還不穩固,你們可一定不能掉以輕心,一定要好好照顧她。」 「今天是正好暈倒在了床上,又及時發現了,真是萬幸,要是在其他地方暈倒了後果簡直不敢想像。」 周母聽着醫生的話,一邊抹着淚,一邊心疼的問:「那現在怎麼辦?她還沒有醒。」 「暫時不用藥,讓她好好休息一下,你們守着她,等她醒了,就給準備一些有營養的食物。」 「好,謝謝你了醫生了。」 送走醫生後,周母心疼地握着周曉婧的手。 同時哭着開口:「曉婧,媽媽的乖女兒,媽媽對不起你,竟然讓你受了這麼大的苦,遭了這麼大的罪。」 「都怪媽媽,媽媽昨天不該丟下你一個人去睡覺的,媽媽應該陪着你,媽媽應該寸步不離的守着你的。」 「你是孕婦,媽媽卻讓你一個人坐了一整夜,都怪媽媽。」 周母很高明,她的話,看似字字句句在自責。 但其實,每一句都是對顧莫寒說的。 每一句,也都在不動聲色的指責顧莫寒。 顧莫寒是明白人,他又怎麼會聽不出來。 「伯母,對不起。」他走上前,鄭重而嚴肅的道着歉。 周母沒有理她,目光全都落在周曉婧臉上。 「伯母,是我沒有照顧好曉婧和寶寶,這是我的失職。」 「既然是我的錯,你放心,我一定會改,後面我會做好一個未婚夫和一個準爸爸的本職工作,照顧她們母子。」 聽到這話,周母總算有了點反應。 她轉過身:「莫寒,多餘的話伯母不想說,伯母只有一個要求,照顧好曉婧和寶寶,她們不能出一點兒意外。」 「伯母放心,我既然承諾了,就一定會做到。」 「好。」 這時,天色已經大亮。 周母去準備早餐,顧莫寒就在房間里一直陪着周曉婧。 另一邊。 南溪剛醒來,連眼睛都沒睜開,她就迷迷糊糊的喊了一聲:「老公……」 然而,沒有人回答她。 心口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她連忙伸手去摸旁邊的位置。 可是,旁邊早就空空如也。 不僅如此,連溫度都沒有了,完全是冰涼一片。 怎麼會這樣? 昨天雖然她有些燒,整個人也迷迷糊糊,雲里霧裡的,思緒也不太清楚。 可她明明記得,見深是來了的。 而且他告訴她,他已經恢復了記憶了,他想起她和寶寶了。 難道是她記憶出現了混亂? 因為太想他,所以睡夢中出現了幻覺,是她一直在做夢嗎? 可是不對,她總覺得那些記憶太過真實,也太過印象深刻。 不像夢。 也不像假的。 所以,應該是真的。 見深真的恢復記憶,真的回到她身邊了對嗎? 南溪已經不想猜下去了,她迫不及待的要去求證。 因為太着急,也因為太激動,她連睡衣都沒有換,直接穿着拖鞋就出了門。 到了客廳,她看見陳錚,連忙跑過去。 「少夫人,您終於醒了,肚子……」 陳錚高興地看着她,正要問她肚子餓不餓。 但南溪已經着急的問道:「陳錚,見深呢?他昨晚來了的對嗎?」 陳錚有些為難。 因為他知道,昨晚一切都是假的,都只是一場說好的「戲」。 顧莫寒還是顧莫寒,他並沒有恢復記憶。 所以,他不敢把實情告訴少夫人,怕她再遭受一次打擊。 南溪卻早就等不下去了,迫不及待的問道:「陳錚,快說啊,快告訴我,他是不是來了?」 因為著急,她竟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陳錚的手臂。 那雙柔軟的小手,此刻正泛着涼意,微微的顫抖着。 陳錚不忍心。 所以只能轉移話題道:「少夫人餓了吧,我已經讓人給你……」 但是,他口中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南溪打斷了。 「陳錚……」她一把鬆開他,蒼白的臉上染了一層薄薄的怒氣:「為什麼不正面的回答我?為什麼一直在轉移話題?」 「我現在在問你,我只是想知道昨天見深是不是過來了?他在照顧我,他在陪我,對不對?」 陳錚抿着唇,根本不敢抬頭看南溪。 感受到她手上的冰涼,他皺了皺眉道:「少夫人,您大病初癒,穿的有些單薄,我去給您取一件外套下來。」 「陳錚!」 南溪喊着他的名字,一雙星眸睜得圓圓的看着他。 樣子已經是非常生氣了。 陳錚又何嘗感覺不到呢! 終於,他鬆了口:「少夫人真的想知道嗎?您要的是真相,還是肯定的答案?」 「真相。」南溪斬釘截鐵的回。 陳錚捏緊了拳頭。 過了幾秒,他似乎是下定了決定,緩緩的抬起頭,一雙漆黑的眼睛望着南溪,認真兒篤定的回答。 「少夫人,您昨天病的厲害,一直在反覆發燒,所以意識出現了偏差,也出現了幻覺,顧先生並沒有來這裡。」 聽到這個答案,南溪幾乎有種五雷轟頂的感覺。 她的心,也一寸寸的涼了下去。 沒來? 所以,真的是她弄錯了嗎? 可是那些隱隱約約的聲音,還有那些模糊的畫面,是怎麼的真實! 怎麼會是假的呢? 不,她不信。 南溪抬起頭,一雙眸認真迎上陳錚的眸子:「陳錚,你再說一遍,你在騙我對不對?我明明感覺他來過的。」 「少夫人,再說一遍也是一樣的,顧先生真的沒有過來,不信你可以問其他人。」 南溪看了看保姆和身邊站着的幾個人。 他們口徑一致,幾乎是異口同聲:「少夫人,昨天沒有任何人來過這裡。」 不,不會的,她相信自己的判斷。 見深來了,他一定是來過的。 他還抱了她,吻了她臉上的淚水。 她現在覺得那些畫面越來越清晰了。 可是他們一個個的為什麼都要瞞着她,要騙她呢? 「不,你們騙我,他來了,我很肯定,他一定是來過的。」 「我……我要去找他求證。」 話落,南溪轉過身開始往外走。

《陸見深南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