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冥冥註定只要我
冥冥註定只要我 連載中

冥冥註定只要我

來源:外網 作者:老薛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老薛 都市言情

「諾諾!諾諾你醒了啊?」見我醒了,三個室友「呼啦」一下圍了上來,反而嚇了我一大跳。「額,你們都在啊,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展開

《冥冥註定只要我》章節試讀:

作者老薛的一本小說《冥冥註定只要我》,它給我們帶來的精彩內容片段:... 「諾諾!諾諾你醒了啊?」見我醒了,三個室友「呼啦」一下圍了上來,反而嚇了我一大跳。 「額,你們都在啊,發生什麼事情了?」我捂着還有些疼的腦殼。 「你還好意思說!」寢室最大的靜姐拍了我後背一下,沒好氣道:「你這人怎麼這樣?病到這程度了都不吭一聲,也不去醫院!這是想死嗎?啊?」 「去去,哪有你這麼咒人的。」另一個活潑的妹子安安坐過來說:「諾諾啊,你血糖太低了。結果在輔導員辦公室暈倒,可把他給嚇壞了。」 「幸好室長群有各室長的電話,輔導員打了電話給我們,然後把你送醫務室來了。」 我這才發現自己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身上蓋着被子。手上還留着一個小小的針眼。看來是被打了一針葡萄糖。 因為體質變了的關係,這針葡萄糖總讓我覺得皮膚有些癢,好像打進了什麼髒東西一樣。但是沒辦法,我總不能告訴其他人葡萄糖沒用,人的血才行吧? 我笑着和她們聊了幾句,腦海中卻無法忘記暈倒之前看到的景象。 那具女屍……不會錯的,我絕對看到了。 可是如果真的有女屍,為什麼輔導員沒有發現呢?難道是輔導員殺了人嗎,不可能啊,輔導員老婆孩子都有了,平日里也很負責任,風評很好,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的。 難道說,兇手還藏在那間辦公室里…… 我打了一個冷戰。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對方一定看見了我的臉,怎麼可能沒有殺人滅口?還是說,那女屍也不是真正的屍體,而只是一個……鬼? 我想起下午才見到的紙人成親,突然就覺得,那真的是鬼。 短短一天兩次見鬼,我還能更挫一點點么? 我哀嘆自己的命途多舛,但又不能表現出來讓其他人發現。只能死死揣着這些秘密,和室友一起回去寢室。 回到寢室後,我蔫蔫地趴在桌子上休息。三個人說要出去吃夜宵,問我要不要帶什麼。換成以前我一定會要涼麵啊鐵板馬鈴薯啊什麼的,現在我卻只回答:「給我帶杯咖啡吧。」 靜姐不同意,說大晚上喝咖啡是不是想不睡覺,最後還是氣呼呼地出去了。 我在桌子上趴了一會兒,想起還要把肚子里的那個怪東西打掉,就站起來,找我之前的檢查單子。決定明天就去把手術給做了。 找齊了單子,我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忘了什麼東西……看了一眼手錶,靈光一閃:該死!子桑暝的漫畫! 在輔導員辦公室耽誤了一趟,現在已經十點半多了。我想起子桑暝說十二點之前必須看完燒掉的說法,馬上慌了。開始在我那一堆課本里翻找起來。 ……沒有。 我翻了幾遍,最後震驚地發現,那本漫畫書,不見了! 這個結果讓我一下子懵了:我絕對絕對不會弄錯,出門找輔導員之前,我把這本書隨手放在了桌上的書里,夾在哪兩本書之間我都記得一清二楚。 而現在,這本漫畫不見了。 我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而我的手止不住發抖――不知為何,我總有這樣的感覺:如果我沒有按照子桑暝說的,及時把這本書看完燒掉,那麼之後一定會有極其可怕的事情發生。 我深呼吸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抓起手機就給撥了靜姐的號碼:「靜姐,你看見我桌上的漫畫書了嗎?」 靜姐那邊應該在小吃街上,背景音很吵鬧:「啥?你什麼時候看起漫畫了?沒有啊,我們都沒看見。」 靜姐一向穩重,從來不會開這種玩笑。她說沒有看見,那就是真的沒有看見。但怎麼可能,我的漫畫又不是活的,會自己長了腿跑掉。 我捂着臉,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整個人彷彿瞬間被抽空了。 那天晚上後來發生的事情,我都不記得了。聽靜姐她們說,回來就發現我呆坐在地上,像是靈魂出竅一樣,可把她們嚇慘了。而我卻聽得雲里霧裡,說實話,那天的事情,我只記得去買了一杯咖啡喝,後來下午到晚上的那幾個小時發生了什麼,我全都忘了。腦子裏面的那一塊記憶像是被吃掉了一般,乾乾淨淨一點不剩。 也就是那天晚上,連續兩個月以來,我第一次沒有夢到子桑暝。

《冥冥註定只要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