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女法醫的時空之謎
女法醫的時空之謎 連載中

女法醫的時空之謎

來源:google 作者:言意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言意 谷城延

你一定要記住千萬不能被這個男人勾去了西貝晃悠着自己的短腿,一臉嚴肅的說道放心,我對他討厭的很言意自信道西貝聽完嚇得癱倒在地上,完了,我曾經說過一模一樣的話匪夷所思的凶殺案,為了拯救曾經的錯案,西貝穿越回來變成了孩童的模樣協助曾經的自己找到真正的兇手,可她來對時空了嗎?展開

《女法醫的時空之謎》章節試讀:

言意拉着垂頭喪氣的西貝準備趁人不注意的時候走出**廳,但是偏偏有人眼神就特別的好。
「言醫生,你這是要去哪裡?」谷城延在她的身後喊道。
「當然回檢測中心了。」
「等等,」谷城延朝着她們走了過來,將自己的白襯衣遞給了她,「我希望不要有什麼瑕疵。」
「媽,這個叔叔好奇怪,是特意過來跟你搭訕,然後勾引你的嗎?」西貝昂着腦袋,目光嘲諷的對着谷城延說道。
言意見她張口就知道沒有好事,捂住她的嘴巴,她還真敢什麼都能說。
「你的孩子?」
「不是!」她急切的急忙的解釋,瞪了一眼西貝,警廳來來往往這麼多人,她這不是敗她名聲,讓她嫁不出去嗎。
「孩子很像你,衣服別忘了修補。」谷城延將白襯衣丟在她的手上,面無表情的離開了。
言意心裏的怨氣就像堵塞的馬桶,不僅沖不下去還噁心了自己。谷城延是怎麼做到自然的使喚別人的,還有這個招人厭的「小孩」,她忍。
她們出了**廳的門口,西貝晃了晃她的手臂,輕聲道:「前面的人就是趙剛。」
言意看了過去,他昨天不是來過來嗎,看的出來他脾氣不好,貌似對警方三番兩次的「邀請」有些不耐煩,嘴裏的唾沫吐在地上,嘴裏喋喋不休的罵著髒話。
「我們現在去哪裡,是我認識的趙剛的家,還是你知道的趙剛的家?」
「當然是我知道的地方。」西貝雙手環胸的盯着趙剛的背影,「就算他不是兇手,但也不是一個好人,如果現在的法律對家庭施暴者處罰嚴重點就好了。」
西貝帶着她去的地方是一處坐落在山底下的房屋,兩層的小洋房,看的出來房子有些年頭了,白色的牆皮變成了暗褐色,一大塊的牆皮脫落,呈現裏面暗紅色的磚頭。
她們站在鐵門外,院子里種植着蔬菜,有個老人背對着她們餵食一群小雞。
「就是這裡了,趙剛夫婦是與長輩一起居住的,那個老人是趙剛的父親。」西貝說道。
鐵門沒有上鎖,輕輕一推,門就開了,言意走了過去,這個老人就是當時打掃趙剛房間的人。
「老伯,您好。」她上前問候道。
趙川回過頭,見她們穿着不俗,問道:「是來買酒的?」
言意若是直接問凶殺案的事情,老人一定會戒備的,便點頭道:「是啊,我們聽人說老伯您的酒可是一絕,所以特意過來多買一些。」
趙川立即笑了起來,抖掉手裡的稻穀灑在地上,引來一群小雞哄搶,說道:「說來也巧,我最近釀了幾瓶上等的藥酒,都是大補的,我拿給你們嘗嘗去。」
「爺爺,您釀了這麼多的酒,都放在哪裡了,我家就沒有地方放酒?」西貝一臉純真的問道。
「爺爺家有酒窖,能放很多酒呢,你們在這裡等一會兒,我這就給你們拿酒。」
言意對着西貝豎了大拇指,西貝傲嬌的說道:「學着點。」
經不起誇的小屁孩,言意四處打量着房間,房間很暗,桌子上放着一瓶黃色的藥酒,她揭開瓶蓋聞了一下,有些刺鼻。
後門處緊鎖着,旁邊堆積着雜物,上面用黑色的塑料袋套着,底下壓着石頭。她蹲在旁邊,掀開塑料袋,裏面原來是衣服,不過是女人的衣服。
「西貝,你過來一下。」言意喊道,「你們之前有調查到這個老頭有收集女人衣服的癖好嗎?」
「沒有,」西貝搖搖頭,「趙剛,張芳婷和這個老人住在一起,家裡有女人的衣服很正常。」
「可是現在,他們是分家的,這裡是趙川一個人居住的,這麼多女人的衣服,」言意拿起一件,「還有嬰兒的衣服。」
「這是我買給自己小孫兒穿的,」趙川突然出現在她們的背後,嘆息道:「要是我那兒媳還在,這些衣服我也不用將它們放在這裡了。」
「老伯,這是您新釀的酒嗎?」言意轉開話題,接過趙剛手裡的酒瓶。
「你們嘗一下,味道很好的。」趙剛給她們一人倒了一杯。
「她還是孩子喝不了酒,我嘗一下。」言意接過杯子卻沒有喝下,她看到杯底晃動着幾片雜質。
「這是老樹根的皮,營養價值很高的。」趙川說道。
言意看着卻不像是樹皮,樹皮怎麼會這麼柔軟,酒氣進入鼻尖,隱隱中還有一股腥味。
「老伯,我是開車過來的,要是喝酒了就是酒駕了,我會被罰款的。我也是信得過老伯,要不麻煩您給我裝上三瓶,我先回去嘗個新鮮,要是很合我的口味,改日再過來找老伯。」言意說道。
「那行,只是我腿腳不便,三瓶搬上來要了我老命。酒都在酒窖里,麻煩姑娘幫忙搬一下。」
「好啊,」言意說道,然後對着西貝喊道:「不要在爺爺家調皮了,去媽媽的車裡將裝酒的大桶拿過來。」
「不要,媽媽跟我一起回去拿。」西貝扯住言意的袖子,使了眼色。
「你再鬧,爺爺生氣可要打你了,乖,聽話,手機給你,自己去玩遊戲,記得拿大桶,小桶就不要拿,不然會裝不下酒的。」
「好吧。」
言意看着西貝離開了,對着趙川笑道,「我們下去拿酒吧。」
沿着樓梯走到了地下室的酒窖,下面很暗,撲面而來的是很重的酒味,她隱隱約約間看到下面的酒罈子,但是視線受阻看不清路,她說道:「老伯,有燈嗎?我看不到酒擺放在哪裡?」
「還是不要開燈了,我擔心姑娘看了會害怕,土方子釀酒跟一般的酒廠可不一樣。」
「沒關係,房間太暗了,實在沒有安全感。」她開着玩笑說道。
「那好吧。」一瞬間房間的燈光都亮了起來,光線太刺眼了,言意下意識的抬起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
「砰!」後腦被人用重物狠狠的敲中,言意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西貝拿着手機坐在車內神情不寧,她的空間遇到酒窖是趙剛所弄的,酒窖里的確發現了一些可疑的東西,但是當時趙剛已經全部招供,並且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他,酒窖的事情沒有仔細的追究。
畢竟一個是六十幾歲的老人,一個是三十齣頭的壯年,一般人都會認定是趙剛。而趙剛後來承認自己之前撒謊26號下午喝酒並沒有喝醉,被灌醉的是朋友,為了給自己不在場的證明,所以才認定他是兇手的。
西貝撥打了趙隊的號碼,但是沒人接,言意一個人去了酒窖這麼久了還不出來,一定發生了不好的事情。她滑動着手機聯繫人,此時手機響了起來,是谷城延的來電。
「言意遇到了危險,在趙剛父親的酒窖,你趕緊過來!」西貝對着電話那邊快速的說道。

《女法醫的時空之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