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女神的絕世高手
女神的絕世高手 連載中

女神的絕世高手

來源:外網 作者:我自對天笑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我自對天笑 網遊動漫

僱傭兵王陳揚回歸都市,只為保護戰友的女神妹妹。展開

《女神的絕世高手》章節試讀:

林河朝天大笑,接而又看向張牧塵,道:「憑你也配知道我家主人的名諱嗎?」 張牧塵一生縱橫,別人見了他,從來都是恭恭敬敬,何曾被人這般輕視過。當下眼中噴出怒火,道:「你太狂妄了!」 林河道:「哈哈,你見識低微,以為是我狂妄。若你真知道我家主人是誰,只怕是要嚇破你的狗膽!」 張牧塵身邊的師弟張牧風再也忍不住了,道:「大師兄,咱們還與這幫人廢話什麼?殺了他們!」天師門一向是謙和的,但此刻,張牧風實在是忍受不了對方的狂妄,所以心中也生了殺意。 「此處動手,倒不夠痛快!」就在這時,陳亦寒開口了,目光掃視張牧塵一夥之後,說道:「天師門在我眼裡,的確狗屁不算。但今日,你們既然插手進來了,想必我幾句話是勸不退你們的。你們既然敢來管這閑事,想必也是自恃本事不錯。這樣吧,我們現在一起離開這酒店,找個曠野之地,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場。若是你們贏了,我們這幾人的性命便都交給你們處置。若是你們輸了,我也不為難你們,就要這兩個小妞兒一起陪我一個月。」 洛天瑤眼中怒火直噴,她素來驕傲,如今卻被這小崽子當做了賭注,這對她來說,乃是天大的侮辱。她本意是為了躲避昆廷而回國,卻沒想到回國後會碰到陳亦寒這樣的小煞星。 秦雲霜更怒,道:「放你他娘的狗臭屁,若是我們輸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就你這齷齪的東西,想要老娘陪你睡?你做夢去吧!」 「哈哈!」陳亦寒被秦雲霜臭罵之後,非但不怒,反而大笑,道:「小娘們,你還真夠勁的,我喜歡!你可知道,還從沒人敢這麼跟本少爺我說話。今日我看你是個小美女,我才不殺你。不然的話,你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秦雲霜怒火勃發,正要說話…… 洛天瑤輕斥道:「霜兒,別說了!」秦雲霜不得已,只能閉嘴! 洛天瑤又深吸一口氣,然後對陳亦寒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誰,更不知道你的父親到底是何等人物。但我要告訴你,天師門的人是受夏京的南宮老爺子所託,然後前來幫助我們的。南宮老爺子在夏京是位高權重之人,你要對天師門動武,你可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你的父親,難道真的連夏京的人都不在乎了嗎?」 陳亦寒微微一笑,道:「夏京乃是祖龍之氣護佑的地方,正是如日中天。任何修道之人,都不會與夏京為敵。不過,我也相信,那位南宮老爺子不會為了你來怪罪於我。再則,我也不會殺你。你陪我一個月,又不會掉一塊肉。」 「你無恥!」洛天瑤氣的臉色煞白。她第一次見這樣年輕的孩子,居然色膽包天到了這個地步。這真是不可思議,恐怖至極! 陳亦寒隨後站了起來,道:「咱們還是廢話少說,手底下見真章吧。是在這裡動手,還是去曠野之地,你們選吧。」 張牧塵深吸一口氣,道:「好,我們去曠野之地動手!」 陳亦寒道:「那走吧!」 他顯得很是無所謂。 眾人也只能跟隨…… 但就在這時,陳亦寒忽然眼神一動,指了指前面的房間,道:「那裏面還有個人,林河,去將他拉出來吧。我不想多生枝節!」 「不用拉,我自己出來!」陳揚見躲無可躲,只能走了出來。 他凝視陳亦寒,腦海里想起以前,自己用皮鞭將陳亦寒抽得皮開肉綻的場面。 「奶奶個球的,這小狗崽子雖然不是主宇宙的陳亦寒,也不是我弟弟。但和我弟弟卻是一個德性,老子今日要不要也抽他一頓,讓他開悟?」陳揚心中暗道。 陳亦寒看到陳揚的時候,眼神中閃過訝異之色。 他倒不是認出了陳揚什麼…… 陳揚現在已經是陳易的面容……加上這個陳亦寒本來就不知道世上還有陳揚這個哥哥存在。他覺得訝異的是,眼前這個傢伙好像……無法一眼看透。 陳亦寒乃是長生境六重的修為,他在這塵世行走,沒有幾個高手的修為能夠逃過他的法眼。 可偏偏眼前這個少年,居然…… 他覺得這個少年,要麼是毫無修為,要麼修為在自己之上。 他怎麼都不能相信,這少年的修為能在自己之上。 陳揚來到了洛天瑤和秦雲霜的身邊。 秦雲霜馬上開口了,說道:「這是我的小弟,陳揚。他才剛入暗勁,根本不是什麼威脅。今日我們的戰鬥,就不必將他牽扯進來了吧?」 陳亦寒微微一怔,道:「暗勁?」心中疑惑頓時解開,覺得本該就是如此。 「放心吧,我今日不想殺人!」陳亦寒看向秦雲霜,笑笑,道:「讓他跟着一起走,等我將你們這些人打敗之後,我會放他們全部離開。但是,你們必須遵守賭約,如果不遵守,那就別怪我大開殺戒。」 陳亦寒說完之後,便在前先行。林河等人卻是對陳揚一行人說道:「請吧!」 眾人無奈,只能跟隨。 一行人很快就出了迴旋大酒店。 陳亦寒一行人上了自己的車,然後在前帶路。 洛天瑤等人也跟着上車。 張牧塵四師兄弟沒有車,而洛天瑤的車也擠不下這麼多人,於是張牧塵等人就只能讓洛天瑤她們先行。 而張牧塵他們會以腳力跟在後面。 他們的腳力跟上汽車,那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秦雲霜開車…… 車子啟動之後,洛天瑤的臉色異常凝重。 秦雲霜忍不住道:「姐,我們會是對手嗎?」 洛天瑤心中的感覺很不好,她看出了張牧塵等人信心不足。當下沉聲說道:「很難說,極有可能會敗!」 秦雲霜心頭一緊,道:「那我們……逃?」 洛天瑤苦笑,道:「逃,是逃不走的。」 「如果敗了,怎麼辦?」秦雲霜幾乎快要哭出來了。她接著說道:「都怪我,我不該帶你回來的。」 洛天瑤嘆息一口氣,道:「霜兒,別這樣。這是我們的劫數,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陳揚看她們如此焦心痛苦,很想出言安慰,但也知道,自己在她們心目中,不過是暗勁修為……自己的安慰,那是鳥用沒有。 陳揚也不想在人前展露真正的實力,所以他現在只能先隱忍。 一個小時後,車子開到了一片狂野之地,四周有湖和樹林,沒有一絲的燈光,絕對的寂靜! 陳亦寒一行人已經下車等待。 而張牧塵一行人卻是跑到了洛天瑤的她們的前面,先一步來到了陳亦寒等人的面前。 洛天瑤她們則是隨後就到。 下車後,洛天瑤和秦雲霜來到了張牧塵等人的身邊。 張牧塵排眾而出,向陳亦寒一行人抱拳,道:「在下張牧塵,第一個出場,那位上前討教?」 陳亦寒淡淡一笑,便對身邊的林河說道:「這個傢伙是這群人里,修為唯一不錯的。你去跟他切磋切磋,也算是歷練歷練。記住,不許殺他。今日,我不想看到鮮血!」 林河點頭,恭敬無比的道:「是,少主!」 隨後,他站了出來,來到張牧塵的面前。 陳亦寒這時候又開口了,道:「打之前,我們還是將規矩給說清楚,也將賭約說清楚。」 眾人便都看向了陳亦寒。 陳亦寒說道:「賭約就是,我們若是輸了,身家性命全交由你們!我們若是贏了,那兩個小妞要無條件的陪本少爺我一個月。有沒有問題?」說到此處,眼神一寒,道:「若是有問題,那我就將你們全部殺了,只留兩個小妞活着,而且要永遠做本少爺我的女奴,哼哼!」 洛天瑤心頭顫慄,壓住恐懼,沉聲道:「我可以答應你的賭約,但怎麼打,要由我來定!」 陳亦寒嘿嘿一笑,道:「你說說看,如果足夠合理,我可以答應你!」 洛天瑤說道:「我們打三場,雙方各派三人。三局兩勝……」 陳亦寒哈哈一笑,道:「好,沒問題!」 洛天瑤又道:「每個人都只能出場一次。」 陳亦寒說道:「也行!」 洛天瑤道:「還有,你下場嗎?」 陳亦寒微微一笑,道:「我嗎?當然!」 洛天瑤道:「那好,我挑戰你,你接受嗎?」 「很聰明嘛!」陳亦寒說道:「跟我玩田忌賽馬啊!下等馬對上等馬……可以可以,這樣才有趣!」 「那麼,請指教!」洛天瑤向陳亦寒抱拳。 張牧塵也覺察到了洛天瑤的深意,也覺得有了希望,當下就先退到了一邊。 陳亦寒也就讓林河先行退下,微微一笑,道:「小美女,我若動用真實的修為跟你打,也太欺負你了。也罷,今日我就不動用道家神法,便以肉身的修為來和你鬥上一場。」 洛天瑤當然知道道家神法是什麼……心中一動,道:「如果你動用了道家神法,就算你輸?」

《女神的絕世高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