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女友她是心理師
女友她是心理師 連載中

女友她是心理師

來源:google 作者:夏歡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夏歡 懸疑驚悚 沈恆

沈醫生你有女朋友嗎?她沒有半分的嬌羞,似乎在問你今天吃了嗎?沒有沈恆垂目,他以為她接下來就要說些表白的話,畢竟這樣的對話他也不是聽了一次兩次了,然而夏歡卻指着他,吞了吞口水,抿了抿嘴唇,你可以將你襯衣的第一個扣子解開嗎?我覺得你的鎖骨很好看我可以摸一下嗎?她一雙期待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看不可以能不能再商量一下?她爭取機會說道夏歡被趕了出來,門口的護士瞪了她一眼,她真的不是單純貪圖他的美色,她是一個鎖骨控,身邊除了明清一個人,其他人都將這一癖好看成流氓行為只要夏歡在的地方,他們寧願夏天穿着高領,也不過分露肉沈恆的鎖骨是她特別喜歡的一種,一字鎖骨,特別凸顯脖子的修長感,喜歡到很想咬一口當一個怕黑怕鬼,卻又活潑的膽小女主遇到了了一個溫柔謙和的外科醫生的故事展開

《女友她是心理師》章節試讀:

她趕到現場的時候,這裡已經被**圍了起來,封條拉起了一條警戒線。院子地面上已經乾涸的血液,風從鼻尖走過,一股血腥味迎面而來。
周茜捲縮在鞦韆上面,雙手抱着膝蓋,雙眼空洞的看着忙碌的人群,誰也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些什麼,盯着一朵白凈的梔子花發笑,釋然,放鬆,還有一閃而過的惶恐。
明清看到夏歡過來了,拿着冰可樂貼在了她的臉上,冰涼的觸覺,讓她立即回過神來。
明清拉開了可樂的鐵環,咕嚕咕嚕的喝了下去,她肩膀松垮了下來,本來她接手的當事人就爭議不斷,現在自己的當事人又死了,心裏五味雜陳,喪氣在臉上表現的清清楚楚。
「煩。」她一口氣喝光了可樂,罐子揉成了一團扔在了垃圾桶裏面,引來桶內蚊蟲飛起。
「我這一瓶,你還要?」夏歡陪着笑臉,將手中的可樂遞了上去。
她看都沒有看一眼,將自己的公文包丟給了夏歡,「人生中遇到了第一個棘手的案子,如你所願了,章平受到了應有的懲罰了。」
她雙手交叉抱在身前,回頭掃了一眼鞦韆上的周茜,眸色深沉,「不過這個女孩這次可能真的從受害者轉換成嫌疑人了。」
夏歡疑惑,周茜的狀況不是越來越好了嗎,怎麼似乎越發的嚴重。
旁邊過來了一名**,讓明清過去做筆供,夏歡便走向了周茜的身旁。她除了偶爾發出奇怪的笑聲,大部分的時間一直在發獃,活在自己的世界裏面。
她伸出手在周茜的面前揮了揮,沒有一點的反應,夏歡順着她的目光,看向了那朵梔子花。花盆裏面,其他梔子花上都沾上了血液,唯獨這一朵,乾淨,潔白。
她伸手觸碰那朵梔子花的時候,身後傳來了一陣急促的高跟鞋的聲音,簡赫在她的身邊蹲了下來,對着周茜說道:「我是簡醫生,周茜?」
「簡醫生?」周茜眼睛裏面終於有了不同於死海般的神采。
夏歡癟了癟嘴,這個簡醫生一來,周茜就清醒了過來,她的專業水平這麼出神入化了嗎,一瞬間的時間,她都沒有看出來,她是怎麼喚醒周茜的。
她了無生趣的起身,轉過頭準備去找明清,卻不想沈恆也過來了,他雙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身姿修長而挺拔,潔白的白大褂一塵不染。
她嘴角噙着笑,剛才的鬱悶感一掃而光,朝着他走了過去。她走過來的速度太快,沈恆意識到的時候,往旁邊挪了挪。夏歡聳聳肩,她還想着設計一個意外,撞進他的懷裡呢。
「沈醫生,怎麼也過來了?」她雙手背在自己的身後,仰着腦袋,嘴角上始終掛着一抹令人舒適的笑意,在燦爛的陽光中也毫無遜色。
他緩緩地側過頭,鏡面在陽光下反射,藏在鏡片下的眼眸看不出情緒來,聲音依舊溫和,「周茜是我的病人。」
「你不是很忙嗎,也會從醫院裏面出來?」難道他是跟簡赫一起過來的,心裏莫名的不舒服,總覺得自己心頭上的寶貝已經被人惦記了,激勵她加快速度,趕緊將眼前的美人收下,決不能便宜了其他人。
「你呢,為什麼也在這裡?」他低了頭,看向了她。
「我是陪朋友過來的,你之前不是說周茜的情況好轉了嗎,怎麼會殺了章平?」她不自覺的就站在了沈恆的一旁,與他水平的位置。風捲起他的白大褂,觸碰到她上衣的衣角,她心裏小小的竊喜,往他旁邊又挪了挪,一股清新的檸檬香氣鑽進了鼻孔里,掩蓋住了令人壓抑的血腥味。
「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也很意外。」他語氣中帶了一些自責。
「周茜是醫院裏面的重點保護病人,她能從醫院裏面出來,過了這麼久,才被人發現,這才意外呢。」夏歡目光看向了簡赫,她與周茜坐在同一個鞦韆上面,小聲的說著什麼。
周茜的目光也從一開始的空洞,惶恐,到後來的釋然。簡赫是周茜的心理主治醫生,她的心理發生了什麼變化,她應該會察覺到吧。
明清錄完了筆供,沒什麼精神的走到了夏歡的面前,「晚上我要吃火鍋,特辣的那種。」
她看了一眼夏歡旁邊的沈恆,非常有眼力見的將自己的公文包拿了回去,咬着要牙齒道:「給你一個小時給我買火鍋底料。」
「好咧。」夏歡雖然捨不得美人,但現在還是朋友重要一些,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沈恆,從自己的口袋裏面掏出了一支筆,拽起他的衣服。
她的舉動總是讓他感到無厘頭,本身的好修養,讓他沒有直接推開夏歡,不過聲音多了一些嚴厲。他們還在案發現場,他的衣服竟然被一個女孩子扯住。
「你這是做什麼?」
她眉角上揚,裂開嘴巴,露出兩排整齊的牙齒,笑道:「沈醫生還不知道我家地址吧,我給你寫下。」
「不……」
「我都知道沈醫生家的地址,作為禮尚往來,我的地址一定要告訴你的。」
「你怎麼知道我家的地址?」
「上次在警局,那個小女孩寫筆供的時候,我瞄了一眼,不小心記下了沈醫生家的地址了。」她得意的說道,下一秒抓住了他白大褂的口袋,筆在指尖旋轉了一圈,翻開他的口袋,在裏面寫下了一串詳細的地址。
寫完之後,將他的口袋拍了拍,說道:「地址已經藏在了沈醫生的口袋裏面了,哪天沈醫生想起我的時候,隨時都可以找我,我很閑的。」
沈恆的一隻手放在了口袋上,上面還有她的餘溫。
「沈醫生,周茜手臂上有傷痕,麻煩你過來看一下。」簡赫朝着他喊了一聲,沈恆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框,那個嬉笑的身影已經在他的視線中消失了。
他走到了周茜的身旁,查看了一下她的情況,手掌被劃破,血液順着拳頭滴在了她白色裙子上面,他想要讓她鬆開拳頭,但是她一直緊緊的握住,紅色的血液還在流淌着,或許那塊瓷片還在她的手心處。
「放輕鬆,周茜,現在已經沒有人可以傷害你了。」他耐心的蹲在她的身旁,說話的語氣一貫的溫柔。
周茜的身體一直在發抖,當她敞開自己的手心,手掌抖動的更加的厲害,那塊瓷片已經鑲嵌在她的肌膚裏面。
沈恆將那塊瓷片從她的掌心處取了下來,傷口處消毒之後包紮了起來。
他跟一旁的**說了周茜的情況,希望暫時讓她回到醫院進行治療。
周茜情緒不穩定,暫時只能回醫院。
車上,簡赫一直在安慰周茜,但是目光一直追隨着沈恆,窗外的樹影不斷的疊加在一起,她的神情反光在車窗上,期盼,猶豫,緊張。
「沈醫生,今天謝謝你陪我一起過來,晚飯,我請你吧。」
他淡淡的看了一眼,「不用了。」
他的手放在了口袋裏面,目光放在了窗外,簡赫心裏一緊,想到了之前他跟夏歡的畫面。
夏歡回到了家,手裡提着兩種口味的特辣麻辣底鍋,一推門,院子裏面霧氣繚繞的,她猛的打了幾個噴嚏,這煙味快要將她嗆死了。
辣煙,讓她睜不開眼睛,就聽到了鍋鏟觸碰鍋底的聲音,還有嘀嘀咕咕的抱怨的聲音。她直接將塑料袋套在了自己的頭上,大喊道:「着火了,明清,着火了。」
隱約看到了有一處,煙氣不斷的冒出,她隨手拿了一件衣服跑了過去,想要撲滅火源。
「是我,不要再打了。」明清抓住了夏歡的手腕跑了出來,兩人站在了門口,夏歡靠在了牆上,捶打着自己的胸口,裏面真的不是人待的。
「夏歡,你手裡拿的是什麼?」明清滿臉驚恐的盯着她的一隻手。
她提了提,從重量上來看,很輕,「抹布吧。」
明清拿開了她頭上的塑料袋,「你腦子被禁錮了,眼睛也被這破塑料遮住了,我的新款連衣裙,為了補償自己,剛買的,就被你燒了。」
她蹭了蹭衣服,手感上,挺滑的,一抬手,橘紅色的連衣裙,上面燒焦了幾個窟窿洞。衣服上面的標籤還沒有拆除,五位數的標碼。
「店鋪同款可能買不起,淘寶同款你要嗎?」
「去死!」
「好咧。」
明清拿走連衣裙,問道:「特辣底料買回來了嗎?」
「您老人家說的,小的怎麼不買,不是等我底料買回來嗎,你怎麼先吃了?」
「家裏面還有一包底料,本來想先煮着,誰知道已經過期一年了,我後知後覺的,一忙就打翻了鍋,然後你回來了。」
「我們倆現在算同病相憐了,吃他一頓火鍋,好好的消消氣。」夏歡幫忙着收拾殘局,問道:「你是怎麼發現章平被周茜殺死的?」
明清洗刷了碗筷,盯着火鍋,說道:「我在章平家裏面,這個男人不是一般的好色,我是他的辯護人,竟然對我還不老實,要不是看在他的代理費上,我是絕對不會搭理他的。我們聊了一些關於強賤案的事情,周茜卻出現了,不過章平卻支開了我,但是周茜殺死章平的畫面,我是親眼看到的。我及時叫了救護車,但也已經晚了。」
她沒有出現惋惜的表情,沒有人會同情一個罪犯的。
火鍋裏面的湯汁已經沸騰了,她們將兩種不同口味的辣料同時放在了鍋底,蔬菜往裏面涮了一下,便撈了起來,也只有她們兩口味才會如此奇特。
「我跟你的情況可不同,你什麼時候上班?」
夏歡兩雙筷子支起自己的下巴,搖搖頭,「無業游民,還在等待醫院裏面的消息。」
「**不會真的以為你就是殺死張桂敏的兇手吧?」
「那倒沒有,給你打電話,就是想告訴你,殺害張桂敏的人可能是方陽。不過輿論的力量挺大的,還不知道我能不能回到之前的醫院繼續上班。這兩天愁的,都滋生了一根白頭髮來了。」
「那你呢,你的當事人已經死了,你還給誰辯護?」
明清撈起了一塊毛肚放在了嘴裏面,吃的有點多,她拉開裙子上的拉鏈,疏鬆了一口氣,哪裡還有半點女神的氣質,說道:「我只在乎我的代理費會不會少給我。」
「惡毒的,沒有一點感情的女人。」她咂咂舌,搖頭道。
「你可憐章平?」
夏歡搖搖頭。
「那不就是了。」
「你這個人雖然毒是毒了一些,但還是有理的。」夏歡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女友她是心理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