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前夫三跪九叩求我複合
前夫三跪九叩求我複合 連載中

前夫三跪九叩求我複合

來源:外網 作者:時歡江何深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時歡江何深 都市言情

時歡的來歷沒有人知道。進入江家後,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推懷孕的二少夫人下樓,然後一紙親子鑒定報告逼江何深娶了自己。雖身敗名裂,卻也得償所願。「卑賤的傭人,下作的娼婦,想母憑子貴?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二少爺他心裏根本沒有你!」類似的話時歡聽了很多很多。後來她穿着婚紗,站在大教堂前等待宣誓,江何深踉踉蹌蹌地闖進來,扣着她的肩膀,咬緊了牙齒。「你就這麼狠?都不肯回頭看我一眼?」是啊,我竭盡所能接近你,因為你像他。但再像你也不是他。隱忍心機女主VS傲慢嘴硬男主展開

《前夫三跪九叩求我複合》章節試讀:

「大師說我的生肖跟母親對沖,不宜出席生日宴,所以我才沒有露面,想着去閣樓看看煙花,火應該也是煙花的火星子落下來不小心點着的,畢竟閣樓是全木製的。」
江何深抬眼看了過去,她雖然已經懷孕四個月,身材卻還是很纖細,包裹在他的外套里,顯得越發嬌小。
她倒是挺會說話,不,是挺會說謊。
江夫人也沒想到她能編出這麼一套周全的說辭,愣了愣,馬上走到時歡的身邊,親昵地攬着她的肩膀,笑得真宛如一個好婆婆。
「哎,其實我不太在意這些的,但孩子們有孝心,覺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我也只能聽他們,要不然我一定要在今天這個好日子,將時歡介紹給大家認識。」
還衝管家喊,「快去叫家庭醫生來給二少夫人看看,可別傷到我的寶貝兒媳婦和小孫子。」
有些賓客暗暗看不慣她們這種母慈子孝的畫面,笑着說:「現在介紹也不晚啊,不知道二少夫人是哪裡人?」
這話問的是,時歡是哪家的千金?
他們隱約有聽說,這位二少夫人的出身不太光彩……
時歡卻像聽不懂出言外之意,只道:「我是鹿城人。」
其他賓客順勢奉承江家:「鹿城好啊,人傑地靈,難怪二少夫人長得這麼漂亮,江夫人,你以後可要多帶你這個兒媳婦出來轉轉,肯定艷壓全場。」
「說什麼艷壓呢,我們又不跟誰比較,不過我這兒媳婦確實不錯,呵呵……」
「說起鹿城,鹿城首富溫家,上個月我還去拜訪了,他們家也有個女兒……」
話題漸漸從時歡身上轉開,時歡也沒再插嘴,雙手捧着水杯,安安靜靜,和她那張美艷絕倫的臉,形成了極致的反差――原本有那樣一張臉的人,應該從小都是人群里的焦點,早就習慣萬眾矚目,性格也該是張揚明媚的才對。
江何深別開視線,神情冷淡。
因為發生火災,生日宴最終還是草草收場,江家人將賓客送到門口,等人都走後,江夫人才看了時歡一眼,冷哼:「好歹沒再丟人。」
但想到時歡在賓客們面前露了臉,可能不用到天亮,整個禹城都會知道他們江家的兒媳婦叫時歡,以後還要經常帶她去參加宴會,她就又心肌梗塞。
再看到燒成廢墟的閣樓,氣更是不打一處來:「你在閣樓搞什麼東西?為什麼會起火?」
時歡剛被家庭醫生診斷過,沒有大礙,她淡淡反問:「閣樓有可以讓我放火的東西嗎?」
「否則這場火是怎麼來的?」
「調查真相是警察的義務。」時歡是玫瑰軟刺,看起來溫順無害,其實寸步不讓。
江夫人氣結:「你還嫌我們江家今晚不夠丟人是嗎?還要報警?」
江何深溫漠:「管家。」
管家立刻上前,不用勞動他再問一句,就開始彙報情況:「二少爺,夫人,大火已經撲滅了,在通往頂樓的樓梯,我們聞到了很濃的火油的味道,應該是藉助火油放的火。閣樓內部被燒得很徹底,想要完全修繕好,恐怕要兩三個月。」
果然是故意縱火,有人想要她的命!
時歡摸着已經隆起的肚子,抿緊了唇,心裏飛快思考,是誰?宋薇?還是因為她和江何深結婚,就按耐不住的某些人?
江何深簡言意駭,冷氣凜然:「查。」
敢在江公館放火,膽子不小!
管家領命:「是。」又遲疑,「那要將……時小姐,暫時安頓在哪裡?」
江夫人不耐煩地道:「連這種事情也要問,難怪家裡被人縱火你們都不知道是誰!先隨便找間房關着她!」
「我要跟二少爺住在一起。」時歡突兀開口,江夫人眯起眼:「你說什麼?」
「我要跟二少爺住在一起。」時歡邊說邊看向江何深,因為是江夫人的生日宴,他穿了銀灰色的西裝,哪怕少了一件外套,壓迫感也比平時強上了幾倍。
時歡有條有理道,「這場火,是有人故意放的,要將我置於死地,不跟二少爺住在一起,我不放心――而且我想你們也不希望哪天一覺醒來,發現孩子沒了吧?」
「所以,我要跟二少爺,住在一起。」

《前夫三跪九叩求我複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