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奇針狂醫
奇針狂醫 連載中

奇針狂醫

來源:外網 作者:林望楊悅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林望楊悅 都市言情

妻子在辦公室被人欺負,怎麼辦?在線等……急!展開

《奇針狂醫》章節試讀: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再次醒來的林望,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他嘗試挪動身體,卻感覺渾身劇痛,尤其是後腰。
他整個下半身都沒有知覺。
「你醒了?」一個女孩的聲音傳來:「醫生說你的腰傷很嚴重,你躺着別動…」
林望側過頭,身旁站着一個年輕女孩,女孩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她容色清麗,清澈的眼睛裏寫滿了愧疚。
「你誰啊?」林望滿臉疑惑。
嚴曉冉緊忙答道:「對不起,是…是我把你撞傷的。」
「當時雨太大了,你突然就出現在我前面,我…我一時着急,本來要踩剎車的,結果踩成油門了…」
林望哭笑不得。
他這才想起來,當時那輛奔馳車速度本來不快,結果快撞到自己的時候突然加速。
他還以為是王彥傑的人。
「不過你放心,你所有的醫療費,我都會承擔的!」女孩再度說道。
林望沉了一口氣,低頭看着自己身體。
自己這算什麼?
大難不死?
林望突然有些想笑,他本來就是個醫生,他現在的身體狀況,他心裏非常清楚。
想要徹底康復幾乎是不可能了,腰傷加重,下半輩子恐怕只能在輪椅上度過。
這跟死了又有什麼區別?
這時,一個護士焦急的跑了進來。
「嚴小姐,您父親讓您先過去,嚴老先生的情況惡化了。」
嚴曉冉臉色一沉,神色變得無比緊張。
「我這就過去!護士,你幫我照顧好他。」
嚴曉冉焦急離開。
林望看着天花板,像是在發獃。
過了好一會兒,他聽到了病房外傳來了腳步聲。
林望還以為是醫院的醫生,卻是連看都沒看一眼。
直到幾人走到林望床邊,林望才看清為首之人的臉龐。
他臉色頓時驚變!
為首的是一個中年男人,他臉龐棱狀分明,身材魁梧健壯,一看就是習武之人。
而林望恰好認識此人!
京城譚家十二大高手之一,吳疆。
「才兩年未見,怎麼弄成這個鬼樣子?」男人的眼神落寞,嘆息不止。
林望駭然不已:「吳大哥,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吳疆看着林望狼狽不堪的模樣,心裏無比惋惜。
面前渾身是傷的年輕人,兩年以一人之力單挑京城各大豪門上百位高手,好不意氣風發。
這才兩年,卻落魄成這樣…
他拿出一個檀木盒子,輕輕放在林望枕邊:「大先生派我來物歸原主。」
「物歸原主?」
林望神色一怔,立馬反應過來錦盒裡是什麼東西。
「這是我兩年前用修為煉成的浮珠?」林望聲音顫抖。
吳疆輕輕點頭:「對。」
林望手忙腳亂的打開錦盒,他的手在顫抖。
盒子里躺着一顆泛白光的珠子,因為這顆珠子,病房裡的溫度剎那間變得炙熱。
浮珠!
這是自己那顆蘊藏了二十幾年修為的浮珠!
這一瞬間,林望瞬間熱淚盈眶。
他不顧吳疆的反應,一口將浮珠吞進嘴裏。
浮珠清脆的在林望的嘴裏爆裂,一股股暴戾的氣息瞬間擴散至全身。
他手臂上的淤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腰部的疼痛感瞬間消失。
不到半分鐘,林望便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
二十幾年的修為灌滿了他的全身!
兩年前,林望奉師父之命出山,前往京城替師父那位老友治病。
結果林望發現,那位老人已經病入膏肓。
他毅然將一身修為捨棄,只為給老人續命!
而這個舉動,使得整個譚家折服。
吳疆就是其中之一,他心裏無比清楚,林望用修為給譚老爺續命,譚老爺活得越久,林望就會越慘。
因為,林望的修為會被譚老爺的身體一點點耗損掉,直到一絲不剩。
而林望餘生整整幾十年,都會淪為一個廢人。
也不知道是林望運氣好,還是譚家老爺子運氣不好。
就在昨天深夜,譚老爺突然病發身亡,林望那顆浮珠,終於有機會物歸原主。
「啊!」
林望嘶吼一聲,竟是直接從床上翻身坐起。
他突然有一種浴火重生的感覺!
「吳大哥,譚爺爺他…」
吳疆答道:「昨晚走的。」
林望點了點頭,內心無比複雜。
兩年前,他不忍看到自己師父的摯友逝去,所以寧可捨己為人,也要保住那位老人的性命。
他儘力了。
「林望,大先生和山爺正着手辦譚老爺的葬禮,所以抽不開身來海安,但他們知道你這兩年過得不好,所以譚老爺一走,就立刻命我將浮珠送到。」
「不過,聽山爺的口吻,等葬禮辦完,他會親自來海安,應該是有事情跟你談。」
「山爺要親自來海安?」
林望無比驚訝,吳疆口中的山爺是譚家的老管家,名叫譚洪山,今年已經七八十歲了。
雖說只是管家,但譚洪山卻極具聲望,京城各界都得給這位老人三分薄面,而且他還有黑白兩道的人脈。
現在整個譚家,除了吳疆口中的大先生,就是譚洪山說了算。
而至於譚家,更是國內財權雙絕的頂尖豪門,家產過千億!
吳疆苦笑一聲:「對。」
「具體是什麼事,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猜測應該是小姐的婚事。」
林望一臉驚訝:「啊?」
吳疆拍了拍林望的肩頭:「行了,等山爺到了我再找你,這兩天,你好好休息。」
說完這話,吳疆轉身離開。
吳疆一走,林望就坐在了床邊,他心情久久難以平復,這一瞬間,他有一種恍然如夢的感覺。
真沒想到,自己居然還有雨過天晴的一天?
終於不是廢人了。
片刻後,林望大步流星的走出了病房。
他正打算離開醫院,卻見到對面重症監護室里站滿了人,那個將自己帶到醫院的年輕女孩也在其中。
病床四周圍滿了人,一個男人在病床前哭喊。
病床上的老人一直在吐着黑血,像是中毒。
一個中年男人喊道:「曉冉,快!去樓下接劉大夫,等劉大夫到了,你趕緊把他接上來!」
「好…」嚴曉冉焦急的從病房裡跑了出來。
而剛跑出來,嚴曉冉便與一個人迎面相撞。
「是你?」嚴曉冉滿臉驚訝:「醫生不是讓你在床上躺着休息嗎?你怎麼下床了?」
「不對,你的傷呢?」
嚴曉冉這才發現,林望之前渾身傷痕,現在居然全部消失了。
林望答道:「我的傷已經好了。」
「你爺爺什麼情況?」
嚴曉冉嘆着氣答道:「爺爺跟我爸吵架,喝了半瓶農藥,醫生說怕是治不好了…」
「農藥?百草枯?」
「嗯。」
嚴曉冉滿臉焦急:「不跟你說了,我去接我爸請來的醫生,你還是趕緊回床上躺着吧。」
說完這話,嚴曉冉轉身就要走。
林望一把抓住了嚴曉冉的手臂。
「不用去了,喝了百草枯,幾乎是必死無疑了。」
「整個海安,只有我能救你爺爺。」林望語氣里充滿了自信。

《奇針狂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