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撒豆成仙
撒豆成仙 連載中

撒豆成仙

來源:google 作者:雨滴中的豆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余谷 唐沐清 奇幻玄幻

【凡人流穿越另類修仙殘酷修仙無系統無後宮殺伐果斷心繫天下】豆雖豆,非常豆人雖人,非常人兵豆、獸豆、器豆、肉豆、植豆......無奇不有的豆派,讓人眼花繚亂煉豆、祭豆、催豆、控豆、融豆......玄妙無窮的手段,讓人嚮往不已這是一個靈豆可化萬物的世界,也是修士可御萬豆的世界!余谷穿越至此,在這靈豆世界,艱苦掙扎,奮力往前忍痛苦、奪資源、換身份、尋靠山,無所不用其極凡人、修士、正道、邪道、妖族、魔族,只是我成長的食糧家中有餘谷,心中無憂愁眾生皆平等,為我修仙路!展開

《撒豆成仙》章節試讀:

張勝很滿意余谷的驚訝之態,他微微一笑:「小谷,吃吧,這些都是我從臨江城的醉風樓帶回來的,應該還沒涼。」

見張勝吃了一口,余谷這才夾起一塊魚肉放進嘴裏,味道鮮美,難以言表。

余谷難掩失態,緩緩坐下,聲音有些苦澀:「張叔,您......您這是戲法?」

「不,並不是戲法,如果對於世俗界來說,那麼我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上一句,這就是仙法。」

「世俗界?」余谷敏銳的抓住了這個字眼。

張勝點點頭,「是的,準確的來說,是我浩然宗管轄的世俗界,而我就是浩然宗的弟子,你們國家的那些知道我們存在的王公貴族,一般稱呼我們為仙師。」

「仙師.....」余谷喃喃自語,震驚的有些說不出話來。

余谷很想懷疑這是假的,但這實實在在的飯菜卻告訴他,這就是真的,他看向張勝:「張叔,您能再給我展示一下仙師的手段嗎?我知道這可能有些唐突,但是您知道......」

張勝笑一笑,示意余谷停下話頭,站起身來,再次揮手,這次並沒有變出什麼東西,但余谷的身子卻漸漸騰空。

「飛起來了!」余谷就像是前世電影里的超人一般,直接離地而起,見越飛越高,就快要觸碰到木屋的茅草頂了,余谷連忙讓張勝把他放下來:「張叔,夠了夠了,我信了。」

聽到此言,張勝便控制着余谷緩緩落下,直到地面。

余谷感受着地面的真實感,回想起剛才的騰空感,他眼神火熱:「張叔,您真是仙師?」

話語雖是疑問句,卻盡顯肯定。

張勝含笑點頭,然後說道:「怎麼樣,小谷,想不想跟我一樣,踏入修仙之道?」

「我,」余谷深吸一口氣,看向張勝:「張叔,請問一下,這仙師和這官員的地位比起來怎麼樣?」

張勝失笑,畢竟是世俗界最底層的孩子,也難怪會問出這樣的話來,他耐着性子解釋道:「不要說官員了,就算是魏國皇帝,對比起浩然宗的任何一個弟子,都算不上什麼,整個魏國不是我浩然宗的一個附屬世俗國家罷了。」

解決完心頭最後一絲疑慮,余谷不再猶豫,直接向張勝跪下:「張叔,我願踏入這修仙之道!」

「好,好得很呀!」

張勝很是欣慰,但他又話鋒一轉:「可是小谷,修仙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不僅十分痛苦,而且還可能有着生命危險,稍有不慎,就可能前途盡毀,甚至是失去自己寶貴的生命,如此,你還願意嗎?」

「願!」余谷很是肯定的說道,只要知道修仙者的地位要比官員高很多就行,他如此辛苦的讀書是為了什麼,不就是圖個一官半職嘛,現在有了更好的選擇,他當然知道應該怎麼選。

「很好,那我就做一回你的引路人,你且跟我走,只要你能通過入門試煉,你便能成為我浩然宗的一員,到時候就能與世俗隔絕,成為一名高高在上的仙師!」

「好了,小谷,吃完飯這就隨我走吧,離浩然宗的路程還遠着呢,路途遙遠,客店稀少,這麼美味的飯食可不多見。」

余谷點點頭,於是便大快朵頤起來,他已經很久,哦,不對,他從來就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飯菜,此時吃的是十分盡興。

吃完飯,余谷本想洗碗,但張勝卻直接告訴他不要了,「小谷,走吧,也不用帶什麼東西,世俗的東西在宗門都沒有什麼價值,我們時間緊迫,還有人等着我們呢。」

還有人等着我們?余谷眼睛眨了眨。

走到官道,張勝直接憑空招出一輛馬車。

馬兒有着健碩的肌肉,看起來頗為雄壯,渾身上下的黃色毛髮發亮,此時正甩動着馬蹄,蓄勢而發。

馬車的車廂也是極為高貴絢麗,上面鐫刻着無數的花紋和奇珍異獸,讓人看了都不敢小覷。

張勝讓余谷坐上去,然後自己坐在前面的架子上,駕馭着前方的馬匹。

馬車開始行走,坐在馬車裏面的余谷卻是十分好奇,同時也夾雜着一些疑惑,按照自己前世看過的修仙小說,能招出這麼大的馬車出來,用飛劍行走不是更好嗎?

難道這其中有我不知道的信息在,余谷想了想,覺得還是不要用前世的固定思維限制了自己,這些等進了宗門,踏入了修仙之道便能知曉了,也不急於一時。

官道其實並不平穩,而是坑坑窪窪,但是奇異馬車卻是行駛的十分平穩,坐着坐着居然讓余谷有了一股睡意,如今修仙在即,自己也終於不用每天苦讀詩書,余谷的心中也是有了些許放鬆,於是便躺在昂貴的綢緞上,睡了過去。

在前面的張勝感應到此情形,會心一笑,然後閉目養神,運轉靈氣,開始修鍊。

奇怪的是,俊馬在沒有主人的驅使下,依舊十分平靜,好像有靈智一般,朝着目的地奔騰而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余谷從睡夢中醒來,打開廂門,發現張勝此時已經下了馬車,正在和人交談。

余谷抬頭一看,卻是發現他們已經來到了城中,道路寬大,不像是臨江城。

張勝旁邊還站着一男一女,都是和張勝一樣,氣質非凡,隱有超凡脫俗之相。

余谷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發現前面居然是譽王府,牌匾上明明白白寫的幾個大字。

魏國法律規定,平民不可在王公府前停留,否則一律處斬,余谷正想要離開,卻突然想起,張叔可是堂堂的仙師呀,還怕這個?

余谷頓時舒了一口氣,想想也是,要是真有危險,譽王府前的侍衛早就把他們捉拿起來了,哪像是現在,乖乖的站在門前,一動也不敢動。

「仙師,這就是我的不孝子孫,還望您多多照顧。」一個面帶威嚴,服飾華麗的老者指着旁邊的一個小孩,陪笑的說道。

張勝冷冷的點了點頭,只是說道:「一切都要看他自己,我只能把他帶到宗門參加試煉,能不能通過都要看個人造化。」

老者連忙點頭:「放心,仙師,這個我自然知曉。」

誰能想到,這個如此卑躬屈膝的老者,就是魏國大名鼎鼎的譽王呢,此時的他,絲毫沒有往日里的霸氣,只是很低微的祈求張勝能夠照顧照顧他的孫子。

張勝扭過頭去,不再理會譽王,而是看向旁邊的女子,詢問道:「月兒,其他的人都帶來了嗎?」

女子面色冷靜,伸手將一顆豆子獻上:「請師尊放心,都在馬車上,這是所收取的資源,徒兒現在就交給師尊吧。」

張勝滿意的點點頭,「很好,時間緊迫,既然一切都準備好了,那就出發吧。」

「是,師尊。」一男一女皆是恭敬的說道。

「小谷。」張勝來到馬車處,向余谷招手。

「誒,張叔,我在這裡,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只是想問問你,那個馬車上坐的都是其他和你一樣,要去參加試煉的孩子,你要和他們一起嗎?」

余谷想了想,知道張勝這麼問肯定有他的深意,於是便同意了:「好的,張叔。」

「嗯,去吧。」

張勝看着余谷上了另一輛馬車,心中微嘆:「希望這余谷能夠把握住機會,畢竟宗門試煉實在是太過殘酷,這些孩子又是都沒有開啟修行的,不抱團取暖,根本就難以通過。」

《撒豆成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