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連載中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來源:外網 作者:白色的木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白色的木

她是秦始皇心尖上的人,她是漢武帝唯一的摯愛,她是唐太宗始終捨不得傷害一根手指的存在,她是……    秦始皇是這樣沒錯。    漢武帝江山都不及她重要。    唐太宗我願意和她共分天下。    青霓……    青霓幽幽地道是啊,畢竟如果有人說能幫我一統全球帶來幾千年後的科技讓我隨便用劇透未來讓我能夠避開災禍,我也把對方放在心尖尖上疼。        系統說「你要成為秦始皇心尖上的人,攻略他,佔有他,凌駕於後宮之上,威赫於朝堂之間。」    青霓信心滿滿「你放心,我可以!」    她乾脆利落地兌換了生子丹,以及孩子呱呱落地時配套的紫氣東來,百花齊放,紅霞滿天特效。    系統十分欣慰,覺得自己沒有綁定錯人。    然後,青霓把那顆生子丹餵給了一頭母牛。        史載——    秦始皇帝廿八年,夏,始皇帝封禪,遇暴風雨,有玄女自九天而來,乘紫氣,御紅霞,雲銷雨霽,彩徹區明,泰山之上,始皇拜為國師。    玄女帶來仙丹,人服之便可生兒育女,使大秦人口暴增。牲畜服之,一胎十二寶,耕地撒之,稻穀顆顆飽滿,家家有餘肉,戶戶存餘糧,再無餓孚。    玄女帶來聖水,蠻展開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試讀:

[] 糧商們傻眼了。 絲綢商們也傻眼了。 尤其是賣絲綢家商人,??臉上表情簡直日了狗了。 這事從頭尾和我們有半枚銅子關係嗎!水災爆了也不會影響絲綢銷量,收益既不會暴增也不會暴減,朝廷新推出是「糧食保護價格政策」又不是「絲綢保護價格政策」,??成衣店和糧店更是井水不犯河水,??怎麼突然就把我們這群吃瓜給扯進去了? 可…… 絲綢商人們想抗議,瞅了瞅官兵里刀,臉『色』微白了一下。們底下是有不少壯奴,??但想跟官兵對抗……算了吧,算了吧,??不了把絲綢價格和成衣價格再往上拔一拔,??沒必和官兵硬扛。 聽說太子有仁名,??忍一忍,??忍新帝上位說不定會好一些! 這不是認慫,??這是戰略『性』撤退! 絲綢商人們自己安慰自己,??然而越想越氣,越安慰拳頭越硬—— 賣糧食惹了們朝廷,們提高糧食商稅啊,怎麼頭來受傷還是我們這些賣絲綢,賣衣衫?! 可惡! 不行,??不能讓糧商好過!弄不了朝廷,我們還弄不了嗎!都是商人,??誰怕誰! 威振州郡繡衣使者變成天子耳目,??不斷將自己所見所聞傳未央宮。 「陛下,??河東郡以絲綢起家賈人們聯對糧商施壓,半糧商不得已重新開業。」 「陛下,原代國,現太原郡糧商向朝廷捐贈八百萬石粟米,??以作賠罪。」 「陛下,上黨郡四千零五十三家糧鋪,被燒了一千家……」 原本八風不動陛下隨把咬了一口糕點扔一邊,興緻勃勃:「燒了?怎麼回事?」 陛下四十歲,一把紀人了,居然還喜歡聽熱鬧?也對,聽說陛下輕時就特別喜歡往宮跑,誰家有熱鬧,往人群里一看,准能逮一個漢天子。 繡衣使者心底吐槽已熊熊燃燒起來,面上卻還是板着一張臉,彷彿帝王中莫得感情刀刃。 「地方豪商因金寶充盈,氣焰囂張,武斷於鄉曲,時常為了佔有田宅,爭奪荒地,搶人戶生鬥毆。此次,也是其賈人及家中有桑田者對於池魚之殃不滿,向閉門不營業糧店泄怒火。」 「四千多家店鋪,燒了四分之一,那些糧商只怕焦頭爛額了。」 劉徹微笑,「可惜不是在安燒,不然我還能看個熱鬧。」 繡衣使者將情況緩緩道完,只敢垂眼注視地面,光滑地板倒映着模糊身影。 陛下聲音傳進耳中,「壓一壓,泄可以,不能釀成更爭吵。但也不能很快平息。」 繡衣使者依舊垂着眼。 「唯。」 劉徹去尋精衛,敬了三炷香,一直等待,等祠中充滿了檀香濃味,也似乎不曾進入那神秘洞府。 想來,精衛應當不在家。 便回了未央宮,正常地賞花,正常地品酒,正常地閱讀書卷,而後困意上來了,合起書卷,靠着床柱而眠。 『迷』『迷』糊糊地睡去,又『迷』『迷』糊糊地站起來,往走了幾步,不為何,就走了渭涇邊上。 劉徹微微垂眼,盯着那黃河水,面龐上染着澄澄黃『色』。 河中,一道雄渾呻|『吟』聲響起,好像是誰起床後伸了個懶腰—— 「夢誰先覺?平生我自。」 河水嘩嘩分開,一相風流紅衣郎君從河中走出,看劉徹時,忽兒頓足,然後,一臉若無其事從身邊走過,彷彿劉徹那麼個人不存在。 「?」劉徹:「這位……」 紅衣郎君僵住,攏了攏裳,回頭,兇巴巴:「閉嘴!就當是做夢,回去——」 伸往劉徹身上拍去,劉徹想避開,卻感覺全身被禁錮住,動彈不得。眉眼間染上惱怒,然而只能看着那掌越變越,向輕飄飄拍來。 卻在這時,一聲清越鳥鳴響起,分不清是四面八方哪一處傳來,紅衣郎君就像是被燙了那般,剎時收回,一臉憋屈:「怎麼是們劉家人?半夜不睡覺,看什麼河!」 這句話提醒了劉徹,恍若沒有脾氣那樣,僅是抬一揖,「徹寡聞,不是哪位神只當面?」 紅衣公子臉上憋屈就成了糾結,咬着一絲垂下來黑,站在那兒,萬般遲疑後才吐出:「河神。」 劉徹一驚:「渭?涇?」 紅衣郎君哼了一聲,「那是們凡人給支流起名稱,吾既是河,河既是吾,無支無干。」 僅是稍微站在這裡,空氣中水意就噴薄出來了。 「是徹孟浪了。」 劉徹認認真真道歉,紅衣郎君面『色』稍霽,微微抬起下巴,語氣依舊驕縱:「看欲言又止……說吧,什麼事?」 劉徹便說:「河不日水……」 未曾想,紅衣郎君面『色』變,駭然:「怎麼道?誰泄『露』天機!」 天光之下,臉上竟出乎意料,無了血『色』。 劉徹面上神『色』近乎驚詫。 這自然是特意流『露』出來表情,紅衣郎君卻瞧不出來,並且有些煩躁地擰了擰鼻樑,「這可真是……百花仙子?她膽兒小,應該不是。太陰星君?她『性』情清冷,不理事,也應該不是。火神?雖然咧咧,也不至於什麼都往說。」 劉徹聽着河神數了好幾個神名,卻始終不曾想過炎帝之女,是不曾想,還是……不敢想? 「算了。總之——」 紅衣郎君雙抱胸,「我道想說什麼,別想了,水是天意,不會因一人而更改,如果國民因為水災死了,那也是天意而已。」 來自神明傲慢。 不是所有神明都是精衛那般對人友好。 傷天害理?生靈塗炭?不是。祂眼中,人類死亡都稱不上這麼沉重形容。 凡人,與草木無異。 劉徹竟毫不意。反正就是撞見了就碰巧一問,也不抱太希望——以精衛『性』子,如果真能幫,祂又怎麼會不幫? 「如此,徹便先回了。」問完後,轉頭就扔,過河拆橋得毫不猶豫。 河神眼眸黑沉沉地盯着看:「既然曉天機,就不能讓回去了。」 劉徹臉『色』也好不哪裡去。驕傲了一輩子,也就是上位那幾,因着孝道不得不對太皇太后低頭,以及執政後因為漢國力,對匈奴低頭,如今,來了一河神,依舊低頭。 這河神——甚至都不是精衛這樣仁善神只,竟還想支使?無妨,不過是又一匈奴罷了。 河滔滔,河水好似向著拍了過來,將吞沒。之鳥鳴聲再次響起,河水一滯,河神冷笑:「劉老三這點借來血脈,可護不了!」 ……什麼? 沒等劉徹反應過來,河水以之更兇猛姿態撲來,如開天闢地。 鳥鳴清越數聲後,逐漸轉為哀鳴。 劉徹心頭好像堵了什麼,一時間想也不是自己安危,下意識希望那鳥兒不死去。 轉瞬之間,眼中方寸世界升起了一道日輪。 白而亮,慢慢貼近,如征戰沙場將帥,所向披靡,直接將空中水氣一掃而空。 日輪映亮了劉徹雙眼。 身後,河神聲音顫抖,像是水滴落下,迸裂濺開,「原來是——」 日輪化為少女,黑羽衣神只從光芒中出來。 河神彷彿被千鈞壓了身,彎下去,「拜見帝女。」 精衛不悅:「囚,為何?」 河神低頭:「不從何處窺得天機……」聲音戛然而止,河神慢慢抬起頭,那一刻,祂臉上表情幾乎是凝固。 …… 聲音與畫面漸漸遠去,劉徹恍恍惚竟回了精衛祠中,竟看見還有一個自己坐在祠中,那人一支着額頭,闔目而坐。 彷彿方才歷只是夢一場。 真耶? 夢耶? 劉徹忽爾睜開雙目,眼底是茫然之『色』。 ——系統把商品:漢天子劉徹下架。 那當然不是夢,只不過是『插』了三炷香後又被上架,這一次上架修改了身體狀態,變得很困,以為自己睡著了而已。 至於回未央宮,還有去黃河邊,回來後看另一個劉徹…… 青霓微微笑。 夢耶? 真耶? 劉徹何曾離開過神祠? 精衛站在身邊,在即將開口,直接截斷話:「不問。」 劉徹重新合了嘴,腦子裡一瞬間划過了很多東西。 精衛說:「那河神我已解決了。」 ……什麼? 「解決?」 「不是想那種,我只是把關起來了。」精衛轉移話題技巧很拙劣,「我從袖裡乾坤中現了不少治河方法,讓人看一看,能就。河神雖然不在了,災難依然在天道運轉中,與此無關。」 劉徹沒有多問,只當今夜沒聽見什麼「借來血脈」「天機」「囚禁河神」,將目光投向那疊寫滿字紙。 精衛又若無其事開口:「今晚會魂魄離體,都是因為最近找我太頻繁了,我忘了不能離我太近,以後有事,叫臣子來說吧。」 「!!!」 劉徹彷彿遭遇了晴天霹靂,這下子更顧不上什麼別事情了,「不行!」漢天子堅毅果決,「不就是魂魄離體嗎!我不在乎!」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