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小灰狼和大綿羊
小灰狼和大綿羊 連載中

小灰狼和大綿羊

來源:google 作者:西離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嘉樹 宋晨曦 現代言情

十八歲的宋晨曦經歷了一場人盡皆知的明晃晃的暗戀;二十歲的凌嘉樹設下陷阱噙着笑意等她一步一步陷落「小崽子!你是什麼時候中意我的?」宋晨曦窩在凌嘉樹的懷裡賊兮兮地問「你看着我的時候」凌嘉樹埋在她的發心,懶洋洋地回答展開

《小灰狼和大綿羊》章節試讀:

「怎麼還不來?應該就是四點到啊!都四點半了,電話也不接。」

宋晨曦站在航站樓外約定的地點,伸長脖子,按照發來的照片,仔細尋找,焦急不已。

她打開QQ聊天框,翻出照片,再次確定對方長相,抬起頭時一張臉赫然出現在面前。

微笑着問:「你是宋學姐嗎?」

「啊,你是…凌嘉樹?」宋晨曦比對一下照片,問道。

「是。在飛機上追劇,手機沒電了,不好意思哈。」他一雙眼睛彎彎地眯着,乾淨柔和,不染纖塵。

「沒事,我們走吧!」宋晨曦悄悄打量了一番,少年打扮簡單大方,純白的襯衫,淺藍牛仔短褲,腳踩一雙白色淺口匡威。個子很高,自己一米六八的個子不過才到他的肩頭。

「學姐,我們晚上去哪兒吃飯啊?」少年清朗的聲音像是微風一般,從耳邊吹來,頃刻便驅走容城的八月暑熱。

宋晨曦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四點四十了,坐地鐵到學校去要整整兩個小時,回校吃晚飯估計晚了。

自己倒無所謂,只是他坐了幾個小時飛機,應該是餓了。

「我們要不進航站樓里,裏面有家味千拉麵,味道不錯的,價格在機場也算不太黑心。」宋晨曦推薦道。

「聽學姐的。」話音剛落,他的肚子就抗議一般響了起來。「呵呵,我餓了。」

宋晨曦不在意地笑笑,從包里翻出一塊餅乾:「先墊墊肚子。」

兩人拖着行李箱繞了段路,進了航站樓內,宋晨曦在外讀大學有三年了,這機場來來回回也有七八次了,對這裡頗為熟悉,輕車熟路地帶他進了店。

「學姐,這家我沒吃過,你看着點吧!」凌嘉樹把胳膊架在桌子上,乖乖地坐着。

「你有忌口的嗎?沒有的話,這個鰻魚飯行嗎?」她抬頭正好撞到他那汪清澈的眼裡,匆匆瞥過頭去,瞄到他左耳上一顆黑色加號耳釘。

「我都可以的,學姐安排吧!」但是我的手機沒電了,飯錢要麻煩學姐先幫我付了。」男孩坦然說道。

宋晨曦並不在意:「沒事,當我請你。」

等了一會兒,兩份鰻魚飯一起上來了。宋晨曦很愛吃配套的辣白菜,空口吃了兩片,才把剩下的拌到碗里。

她吃飯時不愛說話,也不玩手機,只是安安靜靜地大口扒着碗里的米飯。

凌嘉樹也不打破飯桌上的寧靜,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偷瞄了她幾眼,滿足地笑了,注意到她幾次去夾空了的辣白菜,他把自己的那碟推了過去。

「怎麼?」宋晨曦愣住,自己和他只是在校園牆上加的同鄉好友,似乎也沒熟到可以吃對方飯的地步。

「學姐你好像很喜歡吃,剛好我不太感興趣,沒有碰過,不要浪費。」凌嘉樹依舊笑着說。

他的話彬彬有禮、滴水不漏,宋晨曦也不再推脫:「謝謝。」男孩笑了,宋晨曦注意到這個男孩笑起來兩隻圓圓的眼睛就會彎起來,很可愛。

南城很富饒,也是個名城,大學也很多,大多數本地學子都選擇留在當地。因此找到同鄉的機會並不多,宋晨曦那一屆僅有她一個人來了這所學校。

偶然在財西的校園牆上看到一個來自母校的校友求助,宋晨曦就加了好友,這個人就是凌嘉樹,比自己小三屆。

宋晨曦吃飯乾淨利索,很快就吃完了,擦了嘴,翻出手機。

凌嘉樹慢慢嚼着飯,饒有興緻地盯着她。看着她做着棕色美甲的手指不停翻飛,她和記憶里的樣子不太一樣,比以前瘦了些,氣質也變得凌厲了些。

但宋晨曦學姐就是宋晨曦學姐,是自己來這裡的理由,也是自己初中以後做任何選擇的理由。

想着,他笑着扒了一大口飯。

他吃完了,看宋晨曦還在忙,他也不出聲,耐心地等待。

半晌,宋晨曦終於反應過來,看到他抱着胳膊不吵不鬧像只奶白的小狗,不免有些愧意:「抱歉,忘了時間,等久了吧,我們走吧!」

「沒事兒,也就兩三分鐘的工夫,走吧!」他拖着一隻黑色的小行李箱,跟在宋晨曦後面。

兩人上了地鐵,開學季,人很多,大多是背着行李箱的。

宋晨曦看了看,找了塊兒空地,姑且可以站着,凌嘉樹在她身旁找了個空,把行李箱推過去:「學姐你先坐着吧,我看導航顯示還有十幾站才到。」

宋晨曦對陌生人多少懷着點戒備心,笑着搖了搖頭:「不了,站着就好。把你箱子壓壞了就不好了。」

「行。」凌嘉樹不再勉強。

宋晨曦抱着根柱子開始打字。凌嘉樹瞥着她的側臉,淡淡地抿嘴偷笑,

隨着地鐵車廂的晃動,宋晨曦腳邊幾個行李箱搖搖晃晃,直往她腿上撞。宋晨曦專心打字,沒太在意。

凌嘉樹蹙眉,把腳伸到箱子底下,固定住那些箱子。

地鐵上的人越來越多,宋晨曦一路往門邊縮,終於退無可退,她收起手機,踮着腳也有些不舒服。

凌嘉樹伸手敲了敲行李箱:「你應該沒有我重,坐吧!」

「謝謝。」宋晨曦只坐了個小角,拍了拍「你也坐下來吧!」

「不了,你坐了,我就有地方落腳了。」他笑着,把腳抽回來,塞進自己的行李箱底下,手臂微屈,抓在宋晨曦頭上的杆子上。低下頭正好看到她的白皙的手指。

「學姐,你在做什麼?」凌嘉樹問。

「碼字,編輯在催了。」宋晨曦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來,耐心地回答。

「你是?」

「我是網文小透明。」

「哦,那你忙。」

考慮到男孩初來乍到,可能有些無聊,宋晨曦放下手機,仰面和他相視,男孩大咧咧地笑了。

「凌嘉樹,你名字挺好聽的。」她緩緩念出他的名字,重複了幾遍「嘉樹」。

「宋晨曦,晨曦,你的名字也好聽。」他真誠地說。

「哈哈,我說認真的,後皇嘉樹,橘徠服兮。祝你在這裡一切順利。」宋晨曦解釋。

「呵,謝謝,我也是認真的。」凌嘉樹頓了一下,接著說:「很美好,很有希望的名字。」

宋晨曦探頭看了看四周,有許多家長陪着來的學生。凌嘉樹卻注意到她一頭微卷的長髮,沒有經過燙染,散發出淡淡的香氣,他不由得深吸一口氣。

「你大一剛開學,第一次到容城,父母放心嗎?」她問,嗓音清冽,不但有女孩的稚氣,還帶着些許成熟。

「他生意忙,我這麼大了,人販子不拐了。」他開着玩笑。

「你還小,以後在學校有什麼要幫忙的,你和我說,我能幫的上就幫,幫不上也能給你出主意。」宋晨曦自己也有弟弟,因為父母離異,很久沒和弟弟見面,這時候難免想起他。

「那我先謝謝學姐的照拂了。」男孩低笑。

「我記得你是金融的,財西的熱門專業,很不錯啊,未來可期。」宋晨曦爽朗地說。

「學姐是……」凌嘉樹知道,還是裝作不太了解的樣子。

「我是漢語文創的,複合專業,在我們學校,比較冷門,成績不比你。」女孩撩開肩上的亂髮。

「沒有,學姐很厲害。」凌嘉樹直直地盯着她,細長的眉,丹鳳眼,鼻樑不高,好在鼻子小巧,嘴唇微厚,唇線清晰,有一股東方女人的韻味。沒有化太濃的妝,可以看清臉上的幾個淡粉色痘印,和鼻翼旁的粉刺。

「恭維!我們這一代人不興這個的,我們追求實事求是。」

「沒有,我很誠實的,學姐。」少年一直笑着,有獨屬於這個年紀的青澀和莽撞。

「中大醫院到了——」機械的播報聲響起。

「走吧,我們轉17號線,再坐7站,然後轉4號線,一直到底,直接坐到學校門口了。」宋晨曦從行李箱上站起來,和他說了下行程。

她順手拉過行李箱,不經意間兩人手指相觸,她尷尬地收回:「不好意思。」

男孩偏頭一笑,不甚在意。

路上一來一去,兩人拋掉了網友的身份,逐漸熟悉起來。

「財西周邊小吃不錯,想吃味道去東大門,衛生乾淨上檔次一些的就去西大門。水果的話,洗衣房那裡那一家那一家新鮮一些,價格和外面也差不多,比超市旁邊那一家划算……」

宋晨曦事無巨細、娓娓道來,這可是她在學校摸爬滾打三年才總結出來的經驗,一字一句都是良言。

凌嘉樹跟着她不做聲,笑着聽她說,時不時應一聲。路上注意幫她避開混亂的行人。他覺得這個學姐,還真是風風火火,走路真不怕撞着人。

兩人到校已經七點了,宋晨曦和門口的志願者打了招呼,又交代了他幾句,才讓他進去。

「學姐,你不進去嗎?」凌嘉樹看她要走的模樣,疑惑地問。天都要黑了,不在學校要去哪裡?

「哦,我不在學校住,我在外面和人合租。」宋晨曦解釋,「你快進去吧,還要打掃,後幾天新生沒課,你要是要找我陪你,隨時call我。」她把手放在耳邊,做了個打電話的姿勢,說完便大步離開。

烏黑的長髮在身後盪着,像是鯨魚的長尾,靈動飄逸。棕色西裝褲寬鬆柔順,配上白色運動鞋,輕鬆又休閑,與這個柔和閑散的城市很般配。

凌嘉樹戀戀不捨地移開眼睛,從包里掏出手機,開了機,電量顯示66%。看到來電通知上顯示的幾通陌生電話,他笑着備註了一個太陽符號。

有來有回,現在可以借口請她吃飯了吧。他找到自己的宿舍,放下行李,把床位打掃乾淨,簡單地安置了行李。

然後下樓,找到她說的那家水果店,買了幾個蘋果和橙子。不忘和水果拍張圖片,給她發過去。

宋晨曦洗完澡出來,看到照片,笑了,傻孩子,齜着牙笑,白瞎了一張帥臉。她回了一個笑哭的表情,接着回復:「早點回去,這裡的蚊子愛咬初來乍到的外地人。」

凌嘉樹等到她回復的消息興奮遏制不住,跳了起來,急忙回了一個小貓的表情包。

兩人的聊天記錄,終於不再是專業、學校情況這些模式化的東西了。

宋晨曦到了大四基本沒什麼課,連着三年專業課前三,保研名額也是肯定的。大一她就開始寫小說,一開始撲街了幾本,寫到現在,也算是小有名氣了。

只是簽約之後的日子更加忙了,每天都得趕稿子。因為寫作的特殊性,怕打字吵到舍友。她大二時就申請不住校,和閨蜜李帆帆在校外合租。

宋晨曦參加公益志願活動,做線上支教時認識了李帆帆。兩人那次合作很愉快,後來也接觸過許多次。慢慢地,發現對方挺合得來,也就成了好友。

李帆帆是容城本地人,一個不折不扣的白富美,身邊男友換了一茬又一茬,這一點讓宋晨曦艷羨不已,有事沒事就找她取經。

每次李帆帆都是一臉無語地看着她:「你是沒有桃花嗎?哪次不是人家來了,你害怕了,不願意談?但凡你腦子開竅,別死揪着以前不放,你那小對象也像田裡的麥子,一茬一茬的。現在大四了,都是學弟學妹了,哪那麼好找?你再單幾年,等相親吧!」

宋晨曦訕訕地縮回去,李帆帆說的很有道理,她的確很害怕談戀愛,害怕被拒絕,被甩掉,一直都是口嗨而已。

劈劈啪啪的鍵盤聲一直響到後半夜,宋晨曦兩眼冒金光,才躺到床上做了套眼保健操。

「大姐!你青春大好年華,自己沒有談過戀愛,怎麼寫言情啊?」李帆帆敷着面膜,照着鏡子。她是本科畢業,直接去家裡公司工作,不考研也不保研,大四沒課後就格外空閑,偶爾去公司打打雜。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你那麼多戀愛經歷,夠我寫的了!」宋晨曦打了個哈欠。

「你今天去接的那個小學弟怎麼樣?帥嗎?」李帆帆八卦之心燃起。

「說不上來,不醜,但不是我那款。再說了,我比他大三歲,就別禍害人家了。」宋晨曦喜歡的類型很特定,就是高中時那個人,後來稍微有些感覺的男生,發了照片給朋友們,他們都能看出這些人身上帶着那個風雲人物的影子。

《小灰狼和大綿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