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夏子安慕容桀
夏子安慕容桀 連載中

夏子安慕容桀

來源:外網 作者:六月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六月 其它小說

https://www.1kanshu.cc/展開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試讀:

. 慕容桀登上瘋人島,蕭拓與御醫在製藥丸,見他來到,抬起眼急問道:「找到沒?」 慕容桀搖頭,坐了下來,看着他手裡捏着的藥丸。 蕭拓眼底的光芒一寸寸地黯淡下去,「找不到啊?」 慕容桀不做聲,面容也沒有什麼表情。 蕭拓心裏頭難過,「對不起,我沒能保護好她。」 慕容桀嘴角扯出一個冷笑,最對不起她的人,是他。 他預設過各種的兇險,但是他太過信賴陳太君了,她說派出了陳家十二位將軍,他便心安理得地認為子安可以平安回來。 然而,他卻不知道,陳家十二位將軍在出城後不久,便失去了蹤跡,到現在還沒回來。 他有憂患意識,卻不願意放下京中的亂局。 蕭拓看着他,「她被旋渦捲走之前,說了一句話,讓我轉告王爺的。」s3(); 慕容桀抬起頭,「她說什麼?」 蕭拓輕聲道:「她讓我轉告王爺,她喜歡你。」 傷痛攀爬上他的眸子,他笑了,竟笑得十分稚氣,喉嚨干啞,「本王以為,她一輩子都不會說的。」 「她中箭了,她知道自己活不下去。」蕭拓一直都沒說這點,因為,所有人都心存希望,他不忍說。 慕容桀有頃刻的呼吸困難,「什麼?」 「是的,我們在逃生的時候,殺手放箭,她右手中箭,我帶着她游,她不忍拖累我,所以在旋渦處,她推開了我,她被旋渦捲走之前,跟我說,讓我逃把藥方帶回去,然後讓我跟你說,她喜歡你。」他至今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忽然就有一個旋渦。 慕容桀心頭的希望徹底覆滅,欺山莫欺水,海里有多兇險,他知道,不要說沒有受傷了,就是沒受傷要活下去也不容易。 她活不了了。 這份認知,讓慕容桀的心頭貫穿着一種尖銳的痛楚。 他站起來,頭也不回地走了。 蕭拓站起來,「王爺不要再找了,有這麼多人找她,若她活着,早就找到了,回去吧,京中還需要王爺。」 慕容桀沒回頭,落日的餘暉籠罩着他,一身的金光籠罩着哀傷的身體。 ?涼鎮。 這裡距離季春鎮大約有三十里,這裡漁民很多,幾乎都靠出海打魚為生。 ?涼鎮對開的海岸,有一個小島,島上兇險,毒蛇出沒,一般人都不會登陸這個小島。 在小島上,一個女子架起火堆,烤着一條剛從海里撈上來的魚。 她手臂用輕紗纏着,推測手臂有傷。 三天前,她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這個小島上,她睜開眼的時候,只差點嚇得魂飛魄散。 她躺在平地上,四周盡然是色彩斑斕的毒蛇。 但是這些毒蛇沒有攻擊她,只是靜靜地圍繞在她的四周,她屏住呼吸坐起來,看到有一個女人背對着她,正在烤魚。 之後三天,烤魚就成了她的活兒。 她試圖不幹的時候,那個女人總會說,「我救了你,你就是我的奴才,你若不做我便讓蛇吞了你。」 她不認為那些毒蛇會吞人,當看到這個女人吹了一下口哨,來了幾條腰肢般粗壯的蟒蛇 時,她信了。 莫說一個夏子安,就連幾個夏子安,都不是這些蛇的對手。 昨天又來了一個老女人,說是老女人,她也不太肯定,因為她臉上矇著輕紗,只看到老氣的穿着。 但是這個女人比較傲氣,架子也大,來了之後就跟蟒蛇在玩,啥活都不幹,打漁都是另外一個女人乾的。 也沒有跟她說過話,只是淡淡地瞧了她兩眼,便不搭理人了。 這天,子安烤好魚之後,拿去給毒蛇女人,她瞧了一眼,便道:「送去給老姑姑。」 她說的老姑姑,便是後來來的那個女人。 子安只好拿着魚走過去,老姑姑半躺在沙灘上,一條蟒蛇在她的腦袋上躺着,她直接就把蟒蛇當枕頭用。 她實在是懼怕那條粗大的蟒蛇,只遠遠地便說:「老姑姑,吃魚了。」 「嗯!」老姑姑淡淡地睨了她一眼,「拿過來。」 子安只得硬起頭皮走過去,幸好蛇性慵懶,確定她沒有攻擊性之後,也不搭理她。s3(); 她半蹲着,把用蕉葉盛着的烤魚放在沙灘上,「老姑姑慢用。」 老姑姑瞧着她的手指,「你的指環不錯,給老身看看。」 子安沒脫,只是問道:「老姑姑,我謝謝你們的救命之恩,等我回到京城,一定好好答謝你們,但是,能否請您先送我回京?」 幾天了,他們一定都擔心她了,或許以為她死了。 老姑姑淡淡地道:「着急什麼啊?你的傷勢還沒好,先住幾天再說。」 「我的傷勢無礙了,已經沒有發炎。」子安連忙道。 老姑姑沒說話,也不吃魚,更沒問她要指環,緩緩地閉上眼睛,直接不搭理子安了。 子安心裏着急得很,卻也無法離開。 她嘗試過走,但是那些毒蛇彷彿是有靈性一般,她想走的話,必定圍着她,豎起蛇頭吐着蛇信子,十分恐怖。 她有些擔心,自己要在這小島困一輩子了。 第二天早上,她醒來之後,看到自己的指環在老姑姑手指上帶着了。 她心裏實在生氣,「老姑姑,那指環是我的,你不該私自取了去。」 老姑姑伸出手瞧了一下,像是在欣賞,「老身拿東西跟你交換了啊。」 「什麼?」子安怔了一下。 卻見毒蛇女人手裡盤着一條蛇走過來,「這個。」 她走近,子安卻發現不是蛇,而是一條傷痕纍纍的繩索。 她氣極,「不,我不換,你還是把指環還給我吧。」 「別小看了這條繩索,它叫刀疤索,要比你那個指環好使多了。」毒蛇女人冷哼一聲道。 子安想上前追討,那條蟒蛇忽然抬起頭,凶神惡煞地往子安爬過來,子安嚇得一手奪過毒蛇女人手裡的刀疤索,「好,換,我們換。」 「嗯,識時務者為俊傑!」老姑姑顯然很滿意她的妥協。 子安拿着那條刀疤索,悻悻地回了沙灘上。 真是煩死了,在這裡一直受氣,又走不得。 她坐在沙灘上,曲起雙腿,心裏難過,慕容桀,你一定以為我死了吧?你會來找我嗎?你若不來找我,我遲早要死在這裡的。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