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誅邪直播間
誅邪直播間 連載中

誅邪直播間

來源:google 作者:署名之爭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強 齊名

甲子戊,甲戌己,甲申庚,甲午辛,甲辰壬,甲寅癸鬼叫事不休,人言語不論,誅邪直播間,看鬼事,熟陰陽展開

《誅邪直播間》章節試讀:

我悄悄的在房間四周貼了四張守護符,防止它逃跑。

然後我又走到了門口,鬼仔顯然沒有發現我的行動。

鬼仔踏着輕盈的腳步向侯震走去,在其腹部的位置停了下來。

它在侯震的腹部上翻下跳,表現的十分開心。

不停的發出「嘻嘻嘻……」的笑聲。

王強一直拿手機直播着裏面的畫面,觀看人數也在快速的增加,短短的十多分鐘,就有一萬多人在線觀看。

不停的有人在刷彈幕。

「那個小鬼好可愛啊,要是能領養一隻就好了」。

「主播,快進去收了它」。

「好嚇人啊」。

「主播大大保佑,妖魔鬼怪都離我遠遠的」。

看着越來越多的觀看人數,以及不斷增加的粉絲與禮物,王強也是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隨着小鬼的不斷跳動,侯震嘴裏不停的有一些嘔吐物不斷溢出。

不過影響不大,對人體基本沒有傷害。

鬼仔估計是玩夠了,慢慢的趴向侯震的脖子,然後騎在了他的脖子上面。

它兩隻小手掰開了侯震的嘴巴,然後一隻手捏住了侯震的鼻子。

鬼仔張開了自己的嘴巴,開始吸取侯震的陽氣。

此刻,直播間的人數已經到達了兩萬五,該是出手的時間了。

「何方來的小鬼,竟敢在此造次」。

我迅速的推開門,大聲喝到,王強也緊隨其後。

侯震在我的大喝聲中猛然坐起,那個小鬼也是來不及反應,瞬間跌落在了地板上。

侯震看到我的到來,立刻明白過來,瞬間跑到了我的身後。

小鬼想要逃跑,卻不知我早已貼了守護符,它已無路可逃。

王強的鏡頭始終落在小鬼的身上。

對粉絲說道:「關注主播不迷路,主播帶你上高速,喜歡主播的送送小禮物,讓我們齊天師給大家表演抓小鬼」。

「有種喜歡叫關注,有種關心叫守護,有種告白叫陪伴。點關注不迷路,進粉絲當守護,刷點小禮物,地球不爆炸,主播不放假」。

王強的聲音連綿不絕,侯震對我問道:「小先生,這是個什麼東西,你有把握制服它嗎」?

我給侯震簡單的解釋了一下,那個小鬼始終呲着牙在瞪我。

至於有沒有把握制服,我的開天符也不是吃白飯的。

區區一個小鬼,也敢造次。

我道:「鬼仔,我勸你束手就擒,可以免受撕裂之痛,如果你冥頑不靈,休怪我出手無情」。

鬼仔心智不成熟,但是對供養自己的主人十分衷心,我嘗試着溝通了一下,結果很不理想。

鬼仔直接撲向了我,我拿起手中的拂塵抽向了鬼仔,在一聲慘叫中,鬼仔摔落在了牆角。

它開始變得害怕的,嘴裏發出「嘎呲嘎呲……」的聲音。

鬼叫聲確實有點像鴨子叫,但也不完全那樣。鬼叫聲實際上不是鬼的聲帶發出叫聲,像人那樣喊叫或哭泣,而是一種氣流摩擦發出的嘯聲

它現在不敢主動攻擊我,不斷的打量着他們兩個人,顯然它想找個軟柿子。

這個小鬼的舉動也太明顯了,他倆估計也看出來了,緊緊的貼着我。

既然看出來了它的動機,哪裡還會給它機會。

「吾將祖師令,急往蓬萊境,急如蓬萊仙,火速到人前,徜或遲延,有違道祖,唵哈哪咆咒」。

我念完口訣,直接將開天符丟了過去,瞬間小鬼便失去了行動能力。

小鬼被重傷,與它誓盟的那個人自然傷的也不輕,我將小鬼收進了收納袋中。

「小鬼被抓,它的主人如今也被反噬,必然卧床不起,明天咱們去李忠家瞧一瞧」。

我說完話就聽到王強說道:「感謝大哥,祝大哥榮華富貴年年有,有錢有勢有前程」。

我點了一下王強,示意讓他下播。

王強點了點頭,說道:「主播就要下播了,非常感謝大家的陪伴,今天和大家度過了一個非常愉快的時光,在這裡感謝榜上的所有人,請及時關注主播,我們會不定時開播喲」。

下了直播以後,我對侯震說道:「如今小鬼被抓,一切結果明天就知曉了,先去睡覺吧」。

侯震說道:「今天真是太謝謝小師傅了,明天我非要讓李忠付出代價」。

我道:「一切答案明天就揭曉了」。

侯震道:「一切聽小先生的」。

隨後我們三人就回去睡覺了。

「齊哥,今晚咱倆又漲了三萬粉絲,如今已經有二十四萬的粉絲了,今晚禮物到手兩萬,也是一筆不小的收穫」。

這掙錢也太快了吧,如今禮物收錢兩萬五了,再加侯震給的,已經足足賺了五萬五了,我可一輩子都沒見過。

我的娘啊,以後再也不吃牛肉板面了,我要吃大餐。

我道:「區區小錢只是開胃菜,以後跟着你齊哥,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有我一塊錢花,就有你一塊錢花」。

王強道:「齊哥真不愧是高人,我直播半年都沒賺到這麼多錢,還得是齊哥,短短兩天竟然賺了這麼多」。

嘿嘿,,多誇誇我,雖然要保持高人的風範,但是你誇我還是挺開心的。

我道:「三弟,把金錢看淡,把名利看淺,**莫切攀,身心受牽連,壓力隨處見,拋開它不難,心態放平穩,萬俗且看穿,神是健康源,益神顯平安」!

王強道:「二哥,教訓的是」。

隨後又聊了一會,我倆就睡著了。

「小先生,快起來吃早飯了」。

侯震在外面門口喊到,昨晚應該睡得很好,今天早上說話明顯更有氣勢了。

王強此時也醒了,就回復道:「候叔叔,馬上到」。

侯震道:「好的」。

我跟王強洗漱完就過去吃早飯了,不得不說,大戶人家的早飯真豐富。

王強好像沒吃過飯一樣,在餐桌上狂炫,我怕他一個人難為情,也在瘋狂的進食。

「你怕不是豬八戒轉世吧,哈哈哈……」。

悅悅此刻對王強說道。

我一聽這話,就覺的不得勁,這丫頭會不會說話,昨晚上幫他老爹驅鬼,都沒吃夜宵,還在這陰陽我跟王強。

王強道:「沒辦法,胃口太好,吃什麼也不長肉,吃什麼都特香,不像你,吃那麼點,還這麼胖,我一時間竟分不出誰是豬八戒」。

我也納悶了,王強這傢伙平常跟我在一起也吃的超多,就是不胖。

我吃的多了,那臉就跟打了激素似的。

悅悅其實也不胖,今年十八歲了,一米七的身高,一百三左右的體重。

不過王強這小子,一米八的個子,體重也就一百二不到。

悅悅一對比,發覺自己還真的胖的離譜。

就憤怒道:「王強,你就是豬,你就是豬八戒轉世,大流氓」。

看悅悅已經被激怒了,悅悅的奶奶說道:「你怎麼說不過就開始罵人了,虧你還上大學那,怎麼可以沒有素質的」。

悅悅道:「奶奶,他欺負我,你怎麼不幫我,還向著那流氓說話吶」?

悅悅奶奶道:「你奶奶幫理不幫親」。

悅悅委屈的看向侯震跟侯勇。

侯震白了她一眼,侯勇對自己的侄女很是疼愛,不過現在也不好給自己的侄女出頭。

悅悅說道:「你們都是壞人,我不跟你們一起吃早飯了」。

悅悅跑回了房間也沒出來,王強估計也覺得自己說話過分了,就沒有出聲。

吃完早飯,侯震早就準備好了一輛路虎,我們四個人上了車,直奔金鼎大廈。

在車上聽侯震說道。

李忠在工程,二手車,房地產,金融都有自己的勢力,其勢力之猖獗,簡直跟黑道沒有兩樣。

王強道:「黑道不應該是那些整天不學無術,頭髮染得五顏六色,光着膀子露着紋身,打耳洞戴耳釘,張嘴閉嘴『草泥馬』,還香煙不離手,一個電話能叫很多『兄弟』來幫忙,整天以為自己很帥的人算嗎」?

侯震道:「這個肯定不是黑道啊」。

王強道:「那什麼是黑道」。

侯震道:「他們受過高等教育,穿西裝、打領帶、戴金錶、抽雪茄、住豪宅、開勞斯萊斯幻影、保時捷,舉止優雅,風度翩翩,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這才叫黑社會」。

王強道:「那我剛剛說的那些人是什麼」?

侯震道:「那些人叫傻逼」。

我跟王強都有點懵,原來這樣的人是傻逼啊!

「我們到金鼎大廈了,兩位下車吧,小勇你在這等我們」。

侯勇道:「好的」。

我們三人走到了金鼎大廈內,然後坐電梯到了十四樓。

不得不說這樓是真的大,裏面的辦公室一個接着一個,人員來來往往。

侯震帶我們走到了一個辦公室前,他上前去敲門,不一會兒有一個西裝革履的人開了門。

他看見侯震之後,立刻就認出了他,緊接着就帶着我們三人去見李忠。

拐過幾個彎,穿過幾個門之後,就見到了李忠,李忠看到侯震過來感覺我很意外。

略微遲疑說道:「侯大市長,真是稀客啊,怎麼突然來我公司,是來給我道歉的嘛」?

我一進門就盯着李忠看,不過絲毫沒有發現這個人身上有邪氣。

反而從他的面相看,此人竟是個為人正直,性格直爽之人。

他天庭飽滿,也就是上額位置占很大比重,額頭為官祿宮,代表我們的思考力與做事的周密性。

所謂天庭飽滿指的是額頭光潔無傷疤,側面看呈圓潤的弧度,不僅如此,髮髻要有尖角才好。

這樣面相的男人較有貴人運,常受人提攜,而獲得事業上的圓滿,此人一身陽剛之氣,萬萬不會跟養小鬼扯上聯繫。

《誅邪直播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