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最強天子周翦
最強天子周翦 連載中

最強天子周翦

來源:外網 作者:周翦秦懷柔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周翦秦懷柔

周翦驚嘆,或許只有秦懷柔的那抹英氣可以與這個女人的書卷聖潔氣相比,論容顏,更是極品! 畫卷下方,題字一排。 「中原胭脂榜,美人第七!」 「此女是誰?朕的桌案上怎麼有她的畫卷?」周翦追問。...展開

《最強天子周翦》章節試讀:

小說主人公是周翦秦懷柔的書名叫《最強天子周翦》,它是作者周翦寫的一本言情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綠萼嚇了一跳,緊張道:「陛下,怎麼了嗎?奴婢聽說,上官先生確實只排第七。」周翦震驚!這個上官婉兒無論顏值還是氣質,都把後世的那些大明星網紅甩了十萬八千里啊,竟排在末尾!「那胭脂榜前六位是誰?」他無比好奇。... 綠萼嚇了一跳,緊張道:「陛下,怎麼了嗎?奴婢聽說,上官先生確實只排第七。」 周翦震驚! 這個上官婉兒無論顏值還是氣質,都把後世的那些大明星網紅甩了十萬八千里啊,竟排在末尾! 「那胭脂榜前六位是誰?」他無比好奇。 綠萼搖頭:「這個奴婢就不清楚了,不過奴婢倒是聽人說過,京城的怡紅院里似乎還住着一位胭脂榜上的美人。」 周翦追問:「人的畫卷有沒有?」 綠萼認真搖頭:「沒有,這些仙子都深露簡出,甚至好幾位都只有名字,從來沒人見過她們。」 「這位上官先生的畫像還是陛下您搶來的呢。」 周翦深吸一口氣,暗自誹謗,草,身體原主人要搶就搶人啊,搶一幅畫多沒勁。 他放下畫卷,心中暗自記住了「天闕書院」這四個字,有朝一日必定要一睹上官真容。 這時,噠噠噠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是方傑,他身上還有血,提着一顆人頭就邁步進來,硬朗十足,噗通跪下:「陛下,賊人楊牧已經伏誅,人頭在此!」 那布袋裡,鮮血不斷滴落。 所有太監宮女面色蒼白,險些嘔吐。 「很好!」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八千禁軍之首,從三品統帥,天大地大,只有朕可以命令你,明白嗎?」 方傑激動無比:「是,微臣叩謝陛下隆恩!」 周翦擺擺手:「再給你一天時間,把禁軍的烏煙瘴氣給朕清理了,朕只要忠誠衛士,反之,該殺就殺!」 大殿內,莫不震怖! 陛下還要殺人? 方傑面色通紅,鏗鏘有力:「是!」 深夜,京城皇宮的動作不斷。 這些能嚇死人的消息,自然瞞不過朝廷的那些權臣,有很大一個團體此時齊聚兵部尚書府。 啪! 夏延滿臉通紅,憤怒的砸了茶杯,仰天怒斥道:「可恨,可恨啊!」 「老夫的侄子夏楨,秦震這個老東西也敢殺,他是不把老夫放在眼裡嗎?」 滿堂重臣,利益團體,不下三十人,此刻皆是面色鐵青。 戶部尚書顧司神色陰毒:「誰說不是呢?霍恩這個老東西不知道吃了什麼豹子膽,剛剛釋放,他就敢對戶部指手畫腳。」 「僅僅幾個小時,昨日死掉的那些倒霉蛋,留出來的位置全被霍恩安插了門生故舊,擺明了要跟咱們對着干!」 有官員臉色難看:「還不止霍秦二人啊,楊牧也被殺了,一個叫方傑的校尉掌管了八千禁軍。」 「宮內十之七八的眼線,都被雷霆剷除,諸位,你們說說,皇帝究竟想要幹什麼?」 「他難道就不怕引起眾怒嗎?」 頓時,烏泱泱的官員們開始議論紛紛,憤怒,憂愁,比比皆是。 「不行,皇帝的變化太大了,咱們還是要跟小慶王商量商量!」夏延心裏不安穩,剛一起身。 只見門外走進來一個黑衣人,頭頂斗笠,露出的只有冰冷的瞳孔,脖子上有着蜘蛛網刺青。 見狀,這裡所有官員皆是露出忌憚之色。 「殘蕭,你怎麼來了?」顧司狐疑。 殘蕭聲音沒有感情波動,淡淡道:「小主有令,任何人不可以在這個時候找他,為了將來的大計,小主必須避嫌一段時間。」 「朝廷劇變,由你們出面解決。」 眾人驚起:「我們怎麼解決?那畢竟是天子,他現在死保秦霍二人啊!」 殘蕭冷漠的看過所有人,幽幽道:「一群廢物!」 「你!」眾人氣的頭頂冒青煙,但沒人敢反駁,那怕他們是朝廷大員,而殘蕭只是一個替小慶王打理見不得光的事的殺手。 足見,小慶王之威! 殘蕭冷哼:「小主說了,現在國庫空虛,各州府,各軍隊的錢糧一直拖欠,那你們就拿這件事做文章。」 「盡量不見血的弄垮霍秦二人,將皇帝逼到絕境,到時候民怨四起,他自然就會投降。」 聞言,眾臣眸子閃爍,都是精於算計之輩,此時肚子里的壞水開始迅速翻滾。 「嘶!」 「小慶王頭腦清晰,非我等能比啊。」 「是啊老夫剛才過於憤怒,竟然忘了這個法子,陛下不是那麼信任霍秦二人嗎?讓他們去搞錢籌糧啊!」 「弄不好,就彈劾他們,嘿嘿嘿」 顧司發出奸笑,連同整個大堂的黨羽們,紛紛不懷好意笑了起來。 各部機要都被他們把持,京城富商也都是靠向他們的,他們就不信有人敢出手幫助小皇帝,只要事態加劇,那麼主動權還是要回來。 殘蕭走了,臨走時留下一句話:「你們最近都長點心,不要給皇帝留下把柄,否則小主為避嫌,也不會救你們的。」 「是!」 堂內響起眾人的聲音,紛紛彎腰。 一朝重臣,上至尚書,下到五品大臣,竟卑躬屈膝對一殺手,可悲,可恨! 皇宮的清洗行動還在繼續,這個雪夜,註定不安寧!禁軍被方傑剔除了一千多人,皇宮秦震也在抓捕可疑人員,霍恩更是連夜任職了一批清官,將一批貪官給送進了大牢。 但很無奈,每個貪官都選擇自盡,無法深究下去,氣的周翦暴跳如雷! 同時非常有危機感,凡落網皆自殺,這背後究竟有多麼龐大的黑手? 翌日,暮雪融解,陽光和煦。 時至二月一,隱隱約約要開春了。 巍峨肅穆的太和殿,古老悠久,入目幾乎都是黃金千年楠木製作 「陛下,臣有本要奏!」顧司站了出來,就像一隻笑面虎。 周翦很不爽這個狗東西,尤其是昨天看了各州府的奏摺,直接大喝道:「你還知道站出來,你這個狗東西!」 「朕問你,你這個戶部尚書怎麼當的?蟬州一帶,赤地千里,勛州軍營,缺響半年,紫州官糧,人間蒸發!」 「你今天答不出來,朕就要讓你血濺當場!」 如雷貫耳的聲音飽含憤怒,自昨日之後,沒人敢小覷。 砰砰砰! 文武百官惶惶下跪。 顧司哭訴:「陛下,這不怪微臣啊,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微臣曾經提過這些事,可是您讓老臣自己處理啊。」 周翦咬牙,扔出奏摺,狠狠砸在他臉上:「這就是你的處理方式?!」 顧司彷彿早有準備,也不剛了,一個勁的哭爹喊娘。 「陛下,蟬州天災人禍頻頻,賑災的銀子在半路上被土匪搶了,勛州缺響,那是因為給您修建行宮啊。」 「紫州的糧食,不是您說不用入國庫,直接發放給各地災民嗎?」 「還有西州,荊州」 他開始了自己的表演,泣不成聲,委屈至極,情到深處還要翻出賬本作證。 總而言之一句話,「我有理有據,但你查不到是真是假」! "

《最強天子周翦》章節目錄: